太康三年冬,陽城北留鎮寧家來了一個上門認親的女孩子
    被拒婚之後,女孩子決定吊死在寧氏家門前以明志
    當死了的女孩子再次睜開眼
    很多人的命運就此翻天覆地

希行小說君九齡第一百二十章 老爺不高興了

作者:希行|發佈時間:2016-08-09 10:49|點擊:

    作為長子,寧大老爺在家裡其實並沒有多威嚴,他打理庶務,管理族眾,對外人情往來,內宅的事婚喪嫁娶丫頭僕婦什麼的,一開始由寧老夫人做主,後來由寧大夫人做主,對於寧老夫人以及寧大夫人的決定,他一向贊同從不反對。
    寧雲燕知道父親對哥哥和君蓁蓁的婚事不反對,不過她也並不認為父親是支持,畢竟在父親看來這只是假的,他無法理解母親為什麼會為一個假的事這樣鬧。
    雖然無法理解,父親也如同以往那樣,對於母親的行為決定並沒有說什麼。
    橫豎不過這一片家宅天地,他樂意讓她們自在高興。
    但此時此刻,他很明顯不打算如此了。
    這是怎麼了?哪句話惹到父親了?怎麼突然發脾氣了?
    寧雲燕攥住了手看著寧大老爺。
    寧大夫人顯然也很意外,旋即面色鐵青,眼裡含淚。
    “你是在說我嗎?”她顫聲說道,“你是說我夠了嗎?”
    寧大老爺面色沉沉。
    “當然是說你。”他乾脆利索的說道。
    雖然屋子裡只有他們一家四口,但寧大夫人還是覺得像被當眾抽了一耳光,腦子裡轟的一聲,渾身像著了火。
    “你,你…”她看著寧大老爺,眼淚滾滾而下,要說什麼又似乎不知道說什麼,“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說著俯身床上大哭起來。
    寧雲燕這一次倒沒有跟著母親抱頭哭,而是神情驚懼不​​定的跪坐在一旁,似乎還沒醒過神。
    寧大老爺沒有像往常那樣不耐煩的走出去,也沒有去安慰,而是沉著臉看向寧雲釗。
    “你方才說京城有什麼事不妙?”他問道,“你們當初在京城怎麼說好的?”

    寧雲釗已經坐到寧大夫人身邊安撫,聽到父親問,便站起身子。
    “當初我和叔父離開京城的時候,曾問君小姐一同回來昏君逼我玩宮鬥。”他說道。
    當初很快離開京城,是叔父的決定,這一點他並沒有撒謊,至於誰問的君小姐要不要一起走,他就不明確的說了,總歸婚約即成,誰去問也是理所當然的。
    寧大老爺點點頭。
    “你叔父的顧慮對,這樣也可暫避風頭。”他說道。
    “但君小姐覺得這件事已經足夠被壓制揭過,不用回來。”寧雲釗說道,“畢竟皇帝當時已經下令斥責了陸雲旗。”
    在寧雲釗說與君小姐有婚約之後,皇帝立刻下令斥責陸雲旗,這是給寧家的臉面和尊重。
    寧大老爺神情更加肅重。
    “那她為什麼回來了?難道一切並沒有就此平息。”他問道。
    那就嚴重了。
    那乾系的就不僅僅是君小姐了,還有他們寧家,現在他們寧家跟君小姐可是綁在一起的,所以當聽到寧雲釗適才說出一句,突然回來,京城裡事情不妙,擔心我們家,他立刻警醒。
    現在這事情可不僅僅是一紙婚約,至於小兒女情長更不值一提,作為一家之主,一族之長,他關心的是家族的前程。
    本要聽寧雲釗繼續說,偏偏寧大夫人打斷了,還吵鬧無關緊要雞毛蒜皮的小事。
    一個女人而已,喜歡了,就喜歡了,就娶了,有什麼大不了的,鬧起來還沒完了,家宅這片天地你做主隨意折騰,外邊由他看著撐著不受干擾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
    但關係到家族前程的事,你個女人輕重不分犯糊塗,他就不能不管了。
    別的例子不說,就說林家。
    那林家先是女兒被君小姐害的身敗名裂,接著又被方家少爺夜半砸門搜家鬧的灰頭土臉,但結果呢,林家就跟方家成仇了嗎?
    根本就沒有,反而跟方家來往更密切,結果京城來的種痘事宜就被林主簿拿到了手裡,狠狠的撈一把政績和民心,這要是沒有方家的背後的支持,才不信輪到他姓林的。
    畢竟種痘是君小姐掌控的事。
    這世上的確有不共戴天的仇,但也有今天敵人明天就成朋友,端看利害干係。
    比起林家,他們寧家跟方家和君小姐更算不上有仇了,一些兒女之事算什麼大不了的。
    這女人目光短淺易怒衝動,他作為掌家人可不能昏了頭。
    聽到父親的詢問,寧雲釗再次點點頭。
    “自我和叔父走後,京城又發生了很多事。”他說道,又輕嘆一口氣,“黃小大人的死,其實也多少跟君小姐有關。”
    黃小大人之死這麼大的,足能引發官場大震動的事,寧大老爺自然知道了,寧二老爺也是因此急匆匆的返京的。
    這件事不是跟成國公世子有關嗎?怎麼還有君小姐?
    這麼大的事!
    “這麼大的事,你怎麼還不快說,磨磨唧唧的還在意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幹什麼。”寧大老爺生氣的說道,一面拂袖向外,“跟我來。”
    寧雲釗看向寧大夫人。
    “母親,你別這樣,我去去就來跟你說紙婚厚禮,拒愛首席前夫!。”他溫聲說道。
    不待寧大夫人說話,那邊走到門口的寧大老爺已經再次回頭。
    “讓你快點沒聽到嗎?越來越婆婆媽媽了,簡直有辱斯文。”他沒好氣的喝道。
    寧雲釗應聲是,這才疾步跟去。
    父子二人離開,屋子裡變的安靜下來,寧大夫人的哭聲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下了,大概是在寧大老爺和寧雲釗一問一答的時候。
    沒有人理會她,他們說著自己的話,就好像她不存在一般。
    寧大夫人坐在床上,臉上還帶著淚,面色一如先前孱白,但眼神卻比先前變得無神。
    雞毛蒜皮的小事?
    婆婆媽媽?
    她兒子的婚事就被寧大老爺這樣定義了嗎?她這樣在意的兒子的婚事,在他眼裡就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不,不是兒子的婚事,是她的意見和看法,在寧大老爺眼裡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她在他們眼裡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嗎?
    她在這個寧家活了二十幾年,原來竟然什麼都不是嗎?
    不,原來不是的,原來沒有人這樣對她的,這一切是因為現在遇到了……
    君蓁蓁。
    在那個君蓁蓁面前,連相伴這麼多年的丈夫都拜服,捨棄她了。
    憑什麼啊,憑什麼啊。
    寧大夫人再次發出一聲尖利的哭聲,伏在了床上。
    寧雲燕被這一聲哭驚回了神,但她沒有像以往那樣撲過去陪哭或者安撫,而是依舊呆呆的跪坐著。
    怎麼會這樣呢?
    怎麼父親就斥責了母親了?
    父親先前不發一言,也算是默許了母親的意見,那現在他開口斥責了母親,是表明他對這件事的態度了。
    父親輕易不過問這些事,但一旦過問,就不可違抗吧。
    畢竟他才是家主。
    怎麼會這樣呢?為了君蓁蓁?
    君蓁蓁憑什麼啊!
    先是害的自己被趕出了家門早早的嫁人,現在又要將母親趕下內宅的地位。
    她還什麼都不是呢,她還沒過門呢,她還沒叫寧君氏呢。
    她是怎麼做到的啊?就因為哥哥喜歡她?
    寧雲燕坐在地上腦子一片空白。
    ******************************************
    感謝林念真、?最後一槍?、南方的冰一打賞和氏璧o(n_n)o
    我知道這種劇情挺沒勁的,但埋下的坑總得填吧,事情總得解決吧,受累受累,包涵包涵。(未完待續。)

希行說:

請給我一個贊: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