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名暫定,可能會改,也可能懶了就不改了。

女主屬性,高冷·心機·女神·雙修·秀。

PS:據說大家都說這篇文很蘇爽。

寸海江心小說七秀禦姐[綜+劍三]第52章 沒讓你走

作者:寸海江心|發佈時間:2016-08-09 09:50|點擊:

    少女撇了撇嘴。
    她很警惕陸小鳳,很警惕花滿樓,卻對荊無命絲毫不在意。
    因為他沒有名氣。
    沒有出名的人一般有兩種,不願意出名,或者沒本事出名。
    少女的父親是前者,但她卻不覺得荊無命也是,他只可能是後者。
    她的父親是天縱奇才,對武學一道,一點就會,一看就通,如意蘭花手這門功夫,只練了幾個月便已經大成,常常以此責備她資質愚鈍,是個廢物,區區一門功夫,居然還要浪費五年時間。少女從小生活在島上,耳濡目染,以前也是這麼想的。
    但自從她入了江湖,才發現她不但不是個廢物,反倒是個天才。無數人練了一輩子武功,依然是那般平平,還不如練了五年的她。就憑著這一手功夫,除了葉孤城以外,白雲城任何一個人,她都不放在眼中。
    因此她很驕傲,很自負,若非宮九是她的“哥哥”,原隨雲是她的小伙伴,他們兩個人對花滿樓、陸小鳳的評價極高,她剛才臉都不會變一下。只可惜,她好久沒有看到宮九了,宮九也沒有告訴她,連他都在荊無命手上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虧。
    要是知道,她絕不會那麼自負,隨意的、空手便迎上了荊無命的劍,至少也會做點準備。
    但世上沒有那麼多如果,從她動手的時候,就注定了結局。
    荊無命起手的那一刻,突然頓了一下。
    江離微微抬手,甩了一個大袖氣過去。她之前為西門吹雪與葉孤城拔毒,完了準備吃飯,又參合了一手琴簫之鬥,正好還沒空切回去。不然要江離專門為扔一個大袖氣切奶,然後再洗奇穴,她是沒有那麼閒的。
    不過順手嘛,幫親不幫​​理,正好。
    至於陸小鳳和花滿樓,這毒並不要命,只是讓人渾身癱軟無力,動不得內力,那就讓他們呆會兒吧。反正一個跳珠撼玉就可以解決的事情,不著急。對於江離來說,能用技能解決的事兒,那就不是事兒。
    當然,少女並非不想用見血封喉的劇毒,這樣直接就可以把人弄死了,何必弄得那麼麻煩自己動手。但是無色無味這一點實在是太難得了,對於陸小鳳這樣的老江湖來說,稍微有一點點的味道不對,他絕對不會傻乎乎的再吃下去。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這一種了。
    絢麗的光影一閃而逝。
    江離對於雲裳技能自帶糟心特效已經有點習慣了,還好冰心不帶特效,不然她真不想用技能了。
    這個時候,陸小鳳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那位牛肉湯煮的很好的少女身上,他余光雖然掃到了這邊,只是心中一閃,並未在意。其他兩人都是瞎子,江離特效只有畫面效果,並不帶聲效,他們當然也是聽不到的。
    除了荊無命自己。
    荊無命對於自己的實力是非常清楚地,他每一次動手,因為總有可能失手,都會當做是自己最後一次出手,從來沒有過大意的時候,每一分的實力,都是可能活下去的保證。那麼實力突然增加,雖然並沒有增加太多,自然也會讓他覺得很奇怪的。
    之前這種事情也有過一次,只是那次提升,似乎沒有現在的大。兩者唯一的共同點,似乎只有陸小鳳、花滿樓以及江離在。陸小鳳與花滿樓此時渾身酥軟,確實動不了內力了,自身難保的情況下,想來跟這件事情也沒什麼關係?
    不會是陸小鳳和花滿樓,那麼只能是因為江離了。
    荊無命的腦洞並不大,他不會想到世界上還有一個叫世紀佳緣三的遊戲,也不知道這遊戲還能給人上buff,只想著:“是因為姑娘看著我嗎?儘管姑娘功夫在我之上,但我也不想讓她失望?這點小事兒,不需要她親自動手?所以才會這樣?”
    江離確實在註視著荊無命,只是沒有想到荊無命看著話少,內心劇場還這麼豐富。
    她在想著,現在打架的事情那麼多,她又有個打手,可以自己不必動手,那麼下次開打之前,為了增加荊無命戰鬥力,是不是應該塞點小藥給他?穿越之前,江離是個pvx主pve,外觀挂件黨,包裹裡面除了各種奇趣小物件外,宴席小藥也絕對是管夠的。
    荊無命手上的劍,在江離的目光下,如流星一般,向著少女刺了過去。
    少女輕哼一聲,嬌聲道:“你管什麼閒事兒?”
    說著,原本攻向陸小鳳的手,轉而向著荊無命襲去,她想先把這個“無名之輩”收拾了,再來慢慢折騰陸小鳳。聽多了兄長他們“誇”陸小鳳的話,少女心中越來越不以為然,很想把人抓著然後親眼讓他們看看,靈犀一指陸小鳳也不過如此,只是她手中一個玩意兒罷了。
    如意蘭花手的招式很美,彷彿真的如同盛開的蘭花,但卻不夠快,至少沒有荊無命的劍快,因此在這只手到達荊無命的咽喉之前,荊無命的劍已經到了她的胸口。他出招從來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殺人,絕不會因為面前是個女子,便無視了面前這個巨大的破綻。
    這個時候,她如果執意進攻,不一定能夠傷到荊無命,或許兩敗俱傷,但更大的可能是荊無命成功一劍穿心。少女回防了,那雙極為柔軟的手,與荊無命的劍交鋒,發出了鏗鏘的聲音。將內力凝於手掌表面,這是一種內力的淺層運用,一般的兵器是傷不到她的。
    可是荊無命的劍,卻並非一般的劍,足以稱得上是神兵利器。就連宮九在兵器這方面,都要吃一個暗虧,更別說人終究比不過金鐵之物,她的手指落下了兩道劍痕。涓涓血液彷彿細流一般,一點點的落了出來。
    她有些吃驚,道:“你……”
    到底還是關在島上的時間太多了,江湖經驗太少了,她有空說話,荊無命卻不會等著她,這柄劍彷彿靈蛇一般,刁鑽的向著她的脖頸發動了二次攻擊。本來少女的功夫,決不會比荊無命低多少,但諸多原因,讓她卻被荊無命壓著打。一旦佔據了上風,他就不打算放棄優勢。
    少女終於怒了,她面色一冷,厲聲說:“你還不肯出手?”
    說這話的時候,她看著荊無命,但荊無命剛才跟她打生打死,這話肯定不會是對他說的。
    陸小鳳看了看,這間屋子裡的人,那幾個布菜的侍女,此時已經被少女制住,早沒了呼吸,剩下的活人只有四個,原隨雲,他,花滿樓,荊無命。陸小鳳絕不會懷疑花滿樓,原隨雲跟花滿樓太像了,陸小鳳也不想懷疑,因此他的目光轉到了那架屏風上,呼吸一滯。
    江離此時正施施然站在屏風後面,身姿高挑,哪怕看不到她的臉,陸小鳳也可以想像,她究竟端著怎麼一副神情。可是江離若是想要動手,途中有無數個機會,而引走花滿樓的江姑娘,也確定不是她,江離應該和這些人沒關係才對。
    陸小鳳在腦子裡轉了一圈之後,他出奇的沒有懷疑江離,而是想到了原隨雲。花滿樓因為撐著最後的力氣,替陸小鳳擋住了那一下攻擊,他現在有些脫力,陸小鳳看在眼裡,心中自然擔憂。但原隨雲已經很久沒開口了,就彷佛是一個隱形人?
    原少莊主雖然是個瞎子,但絕不是個一般的瞎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他真的一句話也不說,什麼動作都不做?這實在是不太正常,哪怕荊無命都拔劍了,花滿樓也出招了,原隨雲為什麼根本不動?
    陸小鳳繼續看著屏風,眼角余光去看原隨雲。原隨雲似乎正在嘗試逼毒,他面色凝重,正在運功,對外界發生的事情充耳不聞,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妥。陸小鳳微微鬆了一口氣,他不知道他究竟想看到什麼,又不想看到什麼。
    少女這話自然是對原隨雲說的。
    原隨云作為她的小伙伴,一開始少女並不打算借助他的力量,想要他看看自己的手段,但是到了這個地步,她不得不收了那點心思。不然她不說完成宮九交代的任務了,恐怕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問題。
    但是很可惜的是,原隨雲放棄了她,並不打算做什麼動作。這樣的蠢貨還好是宮九手下的,要是自己手下的,原隨雲真的恨不得直接把人掐死永遠留在蝙蝠島算了,何必出來丟人現眼?從宮九就看得出來,上樑不正下樑歪。
    少女咬了咬牙,她瞪了原隨雲一眼。
    荊無命的劍如影隨形的跟了過來,她盡力躲閃,再也看不出之前的風度,顯得狼狽起來。
    原隨雲與陸小鳳花滿樓三人坐在一起,她的眼神並沒有聚焦,都以為她看的是陸小鳳。
    少女跺了跺腳,她沒有辦法,要是把原隨雲暴露出來,不僅原隨云不會放過她,宮九也不會放過她,哪怕她喊他哥哥。而且原隨雲的陰謀暴露,她根本拿不到絲毫的好處。這個時候,能救她的只有自己了。她袖口一拋,只見不知什麼,一道光從中飛了出來。
    陸小鳳腦海中第一時間蹦出了孔雀翎這三個字。她是不是就是伏擊葉孤城和西門吹雪的兇手?以她的功夫,若是偷襲,說不定真有可能成功。荊無命和陸小鳳想到一處去了,不敢硬接,側身閃開。
    這正中少女下懷,她臉帶笑意,不顧還在滴血的手,就趁著這機會,躍出窗口。可下一秒,只見一道劍氣橫空,她陡然噴出一口血,跌落在院子裡。
    江離道:“誰允許你走了?”
    原隨雲心中一跳,心道:“這個蠢貨!”

寸海江心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