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微笑的樣子,讓人想起愛情。

玖月晞小說因為風就在那裡第28章 chapter28

作者:玖月晞|發佈時間:2016-08-09 10:34|點擊:

    r28
    駱繹扔了煙,飛速跑過街道,撲向醫院側門,奔跑中掏出手機給姜鵬打電話。
    姜鵬驚詫:“還沒解決?我人在莊子裡,隔鎮上半小時啊。你先撐著,我馬上——”
    “操!”
    駱繹摁了電話,一步三台階衝上醫院大樓側面的樓梯。
    深夜的小鎮醫院一片漆黑,只有四樓的走廊和一間病房亮著燈,沒有醫生沒有保安,空留趴在護士站睡覺的兩個值班小護士。
    駱繹迅速上樓回到病房,拿下吊瓶,掀開被子,抱起週遙往門外跑。
    才上走廊,盡頭的樓梯間已投上人影。駱繹心底一驚,回頭望一眼另一端的側面樓梯和公共衛生間,來不及了!
    他抱著周遙閃進隔壁的空病房。
    下一秒那群人就上了走廊。
    駱繹很快躲進病房的獨立衛生間,把周遙放下來,又把衛生間門拉開,藏在門背後。
    深夜,死一般的寂靜。
    走廊上腳步聲清晰可辨,駱繹側身立在門後,無聲而大口地喘著氣,他小心翼翼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因劇烈運動和緊張,手指顫抖。他快速把手機消音,甚至不能再打電話,怕話筒裡發出的聲音不可控制。
    屏幕的光照映著他額頭上細細密密的汗,他手指飛速移動,給陸敘發短信,一條接一條:

    “醫院四樓,救命!”
    “有綁架。”
    “多叫幾人。”
    “你一人不夠。”
    “四樓,快來!”
    腳步聲停在隔壁。駱繹立即把手機亮度調到最小,關了屏幕。他貼在門縫與牆壁的縫隙裡,一下一下,用力而悄然地喘著氣,胸腔震著周遙微微起伏。
    週遙渾身滾燙,毫無意識地趴在他懷裡,鼻子裡呼出的氣息濕潤而灼熱,噴在他脖子上。
    駱繹下頜汗濕,貼緊她的額頭,壓住她的呼吸,他所有精力都聚在耳朵上。
    “人呢?”
    掀床單,扯窗簾,踢櫃子,拉開窗戶,搜索擋雨板,
    “找!”
    隔壁洗手間的門被猛地踹開,門板撞到牆壁上哐當一響。
    “跑了。”
    “趕緊去追!”為首的下令。
    一夥人跑出病房,
    “等等!”為首的在做判斷,“——床還是熱的。沒跑遠,就在醫院裡。你們兩個給我去堵住大門。其餘的,給我搜!”
    駱繹咽了咽嗓子,汗水順著眉骨流到眼睛裡,刺眼,他用力眨眨眼,緊迫地看一眼手機,陸敘沒回复。
    “你們幾個,先去樓梯間和公共廁所找。”
    眾人四下散開,跑步聲,踹門聲,摔東西聲,此起彼伏。
    護士醒了,制止:“哎,你們幹嘛?”
    “給我閉嘴!少管閒事!轉過身去!手放牆上!”
    一陣喧鬧打雜,病房外人影交錯。
    駱繹的眼睛在黑夜裡閃著寒光,週遙的呼吸聲卻越來越沉,他摁住她後腦勺,把她的臉抵在自己鎖骨上,抑住她的呼吸聲。
    外頭,手下很快聚集:“老大,沒人。”
    “搜病房。一間一間搜。”
    “是。”
    駱繹手指上全是汗,微顫地摁開手機,依然沒有回复。駱繹咬牙再發一條:
    “陸警官,救命!!!”
    他聽見對方搜過一間又一間,拉床,拖椅子,踹洗手間門,每間都掀個底朝天。
    駱繹呼吸越來越急促,心臟狂跳。突然,屏幕一亮!駱繹立即拿起——
    “我不信你。”
    駱繹表情死寂,盯著屏幕半刻,突然迅速把手機塞回兜里——他們已聚到這間病房門口。
    週遙的呼吸愈發沉重,駱繹一咬牙,大手摀緊她的口鼻,扼住她的呼吸。她昏迷中蹙緊眉心,身子痛苦地顫抖一下,人沒有力氣,身體機能卻本能地反抗。駱繹掐緊她雙手手腕,身軀將她緊抵在牆壁上,牢牢壓制住。
    駱繹死死悶著她,望著天空,眼神狠厲,眼眶卻一點一點變紅。
    週遙的臉頰額頭漲得通紅一片,滾燙的身子一下一下地抽搐著,卻被他抵死了發不出一絲聲響。針管回了血,輸液管裡血紅瀰漫。
    一夥人闖進病房,在狹窄的空間里拆牆揭地,為首人就站在洗手間門口。
    “老大,還是沒有。”
    無聲的靜默。
    駱繹捂著周遙躲在門的夾縫裡,眼神如血。
    “有趣。”為首者腳步緩緩移動,走到洗手間門口,啪地一聲拍開洗手間的燈。裡邊空無一人。
    “呵,躲哪兒去了?”他哼笑一聲,走進洗手間,“別讓我抓到。”
    駱繹看見他的影子被門口的燈光拉長,每往裡頭走一步,影子就長一分,長長一道投在洗手間牆壁上。
    駱繹渾身緊繃,心劇烈搏動,那影子手里居然握著——槍?!
    週遙的血在輸液管裡蔓延,人已沒了掙扎。
    四周靜得沒有一絲聲響,太靜了,能聽見人驚駭的心跳。
    為首者停在門沿邊,即將朝門這邊回頭,駱繹驟吸一口冷氣,那人卻往反方向轉身:“去樓下搜!”
    “是!”
    駱繹汗下如雨。
    一行人迅速離開,穿過走廊,走下樓梯,即將推開安全門,為首的人卻陡然停下腳步,眼裡閃過狼一樣的光:“不對。”
    每間空病房的衛生間門都是關的。“剛才那一間……”他臉色驟變,立即返回。
    手下緊跟而上。
    為首人跑回房間,直奔衛生間,拉動門板看門後,空空如也。
    他重回走廊,皺眉沉思。
    “老大,猜錯了吧,怎麼可能躲在門後頭,誰有那個膽儿?”
    寂靜的走廊裡,話語聲清晰地迴盪著。駱繹抱著周遙躲在公共廁所最里間的水箱下,和拖把雜物擠在一起。
    為首人一言不發,目光敏銳掃視四周,突然又推開週遙的那間病房,依舊是空無一人。
    “再找找。”手下人把病房又搜了一遍。
    “老大,還是沒有。”這一句話響在廁所門口,為首的推開公共廁所門,往裡頭看一眼,隔間沒有門,每個蹲坑都一覽無餘。水箱那頭堆滿雜物。
    駱繹看一眼手錶,迫切地抬眸再看水箱,手無意識地抓緊了身邊的棍子。
    門口的人盯著水箱盡頭的狹窄縫隙,仔細打量一眼,拖把的擺放位置和之前一樣。但為了確認,為首者走過去。
    剛邁步,盡頭水箱裡的水滿了,開閘放水,洶湧的水流沖刷著一長串廁所管道,濺出坑外。
    他嫌惡地後退。
    消毒水味,氯化氫味,混雜著下水道的臭味,刺鼻又刺眼。
    “老大,樓下還找不找?”
    “找!”為首的轉身離開,一群人再度下了樓。
    昏暗的廁所裡,駱繹喘一口氣,鬆開被汗水濡濕的手掌,他看著周遙被窒得幾乎灰白的臉,眼眶一紅再紅。
    “週遙……”駱繹嗓音暗啞,極低地喚她。她的腦袋無力地歪到一邊,他拿下頜把她的額頭撥過來,貼著自己;撥了好幾次,她毫無反應,身子還滾燙,卻似乎沒了呼吸。
    “週遙,聽話。再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
    駱繹抱緊懷中奄奄一息的女孩,後知後覺地顫抖起來。他牙齒直顫,腿腳打抖,他吸著氣竭力鎮定想要控制,卻無能為力,他仰起頭狠狠咬牙,一低頭,一滴眼淚就砸了下來。
    她終於回過氣來,微弱的氣息噴在他耳朵上。
    他雙唇直顫,深深埋頭吻在她眼睛上,又一滴淚墜落。
    那群人再也沒有上樓來。
    可駱繹神經緊繃,不敢有一刻鬆懈。他抱著她在狹窄的隔間里站了不知多久,直到身上的緊張和顫抖全部褪去,空留麻木與無力;直到走廊上傳來姜鵬的喊聲:
    “駱老闆?!駱繹?!”
    ……
    姜鵬趕來廁所,看到兩人都不成人形​​的樣子,狠狠一怔——駱繹一手抱著昏迷的周遙,一手還高高地舉著吊瓶。
    ……
    週遙被重新安置回病床上。
    駱繹洗了把臉,清醒之後到走廊裡坐著,給陸敘發了條短信:“我身邊是周啟道教授的女兒。”

    三秒後,電話來了。
    駱繹關了手機,頭靠牆壁闔上眼。
    姜鵬看見駱繹眼眶下深深的黑眼圈,猜出他只怕幾天幾夜沒睡眠。
    命懸一線,沒人能睡安穩。
    姜鵬不免嘆了口氣,道:“兄弟,昨晚才死鬥一回,負著傷,今晚又來。鐵打的人也撐不住。你這樣孤身作戰不行,得叫上那個叫陸敘的。”
    駱繹閉著眼睛,沒有回答。
    幾分鐘後,樓梯間傳來急速的腳步聲,陸敘冷面衝上走廊,人來沒走近就開始質問:“羅繹你想幹什麼?你回來是為了接近她——”
    駱繹睜開眼,目光移向陸敘;駱繹不發一言,冷漠起身,一拳砸在他臉上。這一擊勢大力沉,陸敘唇角裂血,撞上牆壁,滿眼怒火看向駱繹,要上前還手,駱繹接連一腳踹上他腹部。
    陸敘連連後退,抓住窗台,額頭青筋直冒。
    姜鵬眼見駱​​繹還要打,事兒會鬧大,上前箍住駱繹:“你瘋了?!想被關進去?!”
    駱繹掙著姜鵬,手指陸敘,一字一句譏:“陸敘,你他媽沒半點用處!”

    他吼:“她要出了事,你拿命也負不起!”
    “你為什麼接近她?”陸敘咬著血牙回擊,“land由羅譽開發,你以為那東西就是你的?!能被你據為己有跟丹山講條件?!”他上前一拳砸向駱繹,駱繹掙開姜鵬,躲過他襲擊,反手狠狠一拳打在陸敘臉上:“我操.你祖宗!”
    姜鵬管不住了,索性讓他倆開打,你猛揍我一拳,我狠踹你一腳,眼見下手越來越沒個輕重,才叫幾個弟兄把兩人扯開。
    姜鵬冷冷看著他倆,指一指窗外,道:“你說丹山在外頭看見,是在笑話呢還是大笑呢?”
    走廊窗外是無盡的黑夜,像人的眼。
    駱繹歪著肩膀靠在牆上,喘著氣,他摸出一根煙咬在嘴裡,拿打火機點燃。
    陸敘坐在椅子上,忿忿地擦一擦嘴角的血,又接過了姜鵬遞來的煙。
    三個人各自抽著煙,都不再說話,也都累了,倦了。
    夜更深,劍拔弩張的氣氛隨著煙霧漸漸消散。
    駱繹看一眼手錶,已經凌晨三點。
    他平緩道:“她的同伴今天回客棧,明天回北京。你最好暗中多找幾個人,好好守著她,護送她回去。到了那邊也不能鬆懈,和你當地的同事籌謀一下。丹山的目標是land,如果她被綁走,後果……”駱繹寡淡地一勾嘴角,“你自己想吧。”
    他緩緩從牆上站起,把煙頭掐了,走到姜鵬身邊,道:“兄弟,拜託你件事。”

    “說。”
    駱繹疲憊地垂了一下眼皮。
    ……
    姜鵬的幾個手下守在病房門口,透過門上的玻璃,面無表情地觀察著病房內的情況。各個身體板直,寸步不移。
    駱繹側身睡在周遙身旁,一隻手摟著她的腰。似乎睡得很沉,又似乎在夢裡還護著懷裡的人。
    姜鵬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一言不發地抽煙,偶爾看一眼病房裡頭的人。
    抽完一根了,他把煙扔地上拿腳碾了碾,又新拿一支塞嘴裡,待點燃了,扭頭看陸敘:“你有什麼打算?”
    陸敘道:“不論如何,先保護週教授的女兒。”
    姜鵬咬著煙,瞇起眼睛:“你還是不相信他?”
    陸敘冷哼一聲:“我們在吳銘家裡搜到了他和吳銘一起買玉石的記錄。雖然說明不了什麼,但他跟吳銘的確牽扯不清。我們原以為可以和他合作揪出丹山,可如果他是在利用我們除掉異己呢?你看,吳銘就被他前女友殺死了,是不是太巧?”
    姜鵬下巴朝病房門挑了挑:“你看他那樣兒,還前女友?”
    陸敘看過去,玻璃另一頭,駱繹睡著,手臂緊攬週遙。
    陸敘不置可否,反問:“前女友跟他沒關係,會在出事後非要見他,不見他就不肯跟警方交代?”
    “具體什麼情況,我不是警察,我不知道。”姜鵬聳肩,忽話鋒一轉,“可是陸警官,說真的,你覺得駱繹這個人,如果真是他操作,他會留下這麼多破綻和疑點給你?”
    陸敘不經意就抿緊了嘴唇。
    他和駱繹打了多年交道,清楚駱繹有多縝密,但也正是因為他清楚駱繹的聰明能操縱一切,所以更無法輕易相信他。
    陸敘說:“我沒辦法說服自己相信佛塔只是鑑定失誤,以他的專業能力——”陸敘搖了搖頭。
    姜鵬低下頭彈著煙灰,笑了笑:“陸警官,駱老闆跟我講過一句話。”
    陸敘扭頭看他。
    “他說,他沒有看走眼,他鑑定的那一尊,就是真的佛塔。”
    ……
    週遙醒來的時候,天光大亮。
    秋天的陽光灑滿牆壁。
    她躺在潮濕悶熱的被褥裡,身子發過一場大汗,如蛻過一層皮。昨晚似乎經歷了很多事,卻都記不太清了,只記得秋夜的繁星,還有溫暖的感覺。
    週遙輕吸一口氣,感覺有什麼東西壓在她肚子上,重重的,低頭一看,是男人的手臂。
    男性的鼻息拂過她臉頰,她扭頭,駱繹側身睡在她身旁。
    她愣愣看著他。
    一秒後,駱繹平靜地睜開雙眼,瞳孔漆黑而又清澈,像水洗過的黑曜石。週遙在他的眼瞳裡看見了自己小小的倒映,表情有些發蒙。
    他就那樣靜默而又無聲地看著她,週遙被他看得呼吸不暢,手心出汗,卻又不想打破此刻的安寧。
    過了許久,駱繹開口,問:“感覺怎麼樣?”
    感覺啊,週遙感覺像在夢裡走了千山萬水,過了一個世紀。
    她說:“好多了。”
    他低下頭,額頭觸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退燒了。”他的呼吸縈繞她鼻尖,週遙眨巴眨巴眼睛,臉又燙紅起來。
    “週遙……”他在她臉頰邊,低低喚她。
    “嗯?”週遙紅著臉,盯著他近在咫尺的嘴唇,她記得他雙唇的觸感是柔軟的。
    “週遙……”他又喚她。
    “嗯?”週遙有些懵,抬起眼睛看他,“怎麼了?”
    “沒事。”他闔上眼睛,輕輕攬了攬她的身子,說,“你好好休息。再睡一會兒。”
    “噢。”週遙聽話地閉上了眼睛。
    ……
    陸敘和駱繹最終和解。陸敘表示會接受他的建議,全程保護週遙。即使回京也不會懈怠。
    駱繹聽言,只是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多餘的話一句沒說。
    陸敘和幾個同事把兩人送回客棧,那幾個同事也將一起入住。
    途中,陸敘和同事說起燕琳,雖然只是提了一嘴,且言辭避諱,但周遙還是聽出了端倪。想想燕琳,週遙又覺得有些可憐,於心不忍。
    可到了客棧要下車了,週遙想起前天夜裡坐警車回來的情形,想起駱繹抱了燕琳,雖然理智上能接受,可心裡到底不平衡。
    週遙見駱繹要下車了,遂柔柔弱弱地斜靠在椅背上,低聲說:“駱老闆,我身上忽然沒力氣,走不動呢。”
    駱繹淡淡一笑,還有一絲心思逗她:“我背你。”
    週遙癟了嘴:“不要!”
    “聲音這麼大,還沒力氣?”駱繹說,過去把她橫抱起來。
    週遙一喜,立即親暱地摟住他的脖子。想一想,臉上笑容又散去半分,小聲商量:“駱老闆。”
    “嗯?”
    “你以後不要抱別人,好不好?”
    “好。”他回答。
    週遙頓時心裡開花,埋頭在他脖頸上咯咯輕笑。
    “週遙。”他扭了扭脖子。
    “嗯?”
    “癢。”
    “噢。”週遙趕緊抬起腦袋。
    和上次不一樣,這次是大白天,駱老闆抱著個小女人走進來,客棧裡的伙計們住客們全看見了。
    週遙昂著腦袋,摟著駱繹的脖子,腳還輕輕地晃一晃,全然把自己當小老闆娘了。
    駱繹瞥見她嘚瑟樣兒,極淡地彎了下嘴角,任她隨她。
    走上樓梯,遇見正下樓的燕琳,見兩人如此親密,她一愣,臉色又瞬間平靜下去,維持著自己的淡定。
    駱繹不做停頓,抱著周遙往上走,和她擦肩而過。
    週遙悄悄探頭往下看一眼,駱繹問:“看什麼?”
    “沒看。”週遙立即縮回脖子。
    進了房間,駱繹把周遙放到床上,給她倒了水,餵了藥,又給她蓋好被子,囑咐:“醫生說要多休息,你再睡一會兒。”
    “你要回去了?”週遙巴巴地問,又微微噘起嘴巴:“你多陪我一會兒,我不想一個人。”
    駱繹原本就沒打算走。他彎腰,撫了撫她的額頭:“睡吧,我在。”
    週遙不肯閉眼睛,質問:“你在?等我睡了,你在哪裡哦?”
    駱繹到櫃子裡拿了張毛毯。他上了她的床,躺在她的被子上,蓋上毛毯,和她枕一張枕頭,看著她:“在這兒。滿意了嗎?”
    “滿意了。”週遙笑瞇瞇闔上眼睛。
    過了不一會兒,駱繹稍稍起身,週遙立即睜開眼,警惕地瞪著他。
    “不走。”駱繹啞然失笑,探身拉上厚厚的窗簾。
    屋子裡陷入一片昏暗。
    深深的秋天,房間裡潮濕而冰冷,兩人的體溫卻足夠互相取暖。
    週遙隔著一床被子,緊緊挨著他的身體,蹭了蹭,才滿足地睡了。
    樓下院子里傳來旅客的說笑聲,室內,光線昏暗。
    她忽然輕聲:“駱老闆呀~”
    “嗯?”

    “我有個問題哦。”
    “什麼?”他閉著眼睛。
    “那我問你囉。”
    “問吧。”

    “你是不是喜歡我呀?”女孩兒問,又軟又輕。
    駱繹緩緩睜開眼,週遙卻閉著,烏黑的睫毛輕輕顫抖,嘴角抿成一絲緊張的弧度。
    “是啊。”他低聲回答。
    女孩慢慢張開眼睛,眸光清澈,沖他咧嘴一笑:
    “巧誒。我也喜歡你噢。”

玖月晞說:

請給我一個贊: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