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微笑的樣子,讓人想起愛情。

玖月晞小說因為風就在那裡第1章 chapter1

作者:玖月晞|發佈時間:2016-08-05 08:49|點擊:

    文名:因為風就在那裡
    作者:玖月晞
    r1
    去稻城的路上,遇到了泥石流。
    週遙他們一行人聚在車裡,目瞪口呆地看著道路前方飛沙走石,山體如瀑布般傾瀉而下。
    所幸沒有人員傷亡。他們的車堵了下來,是第五輛。
    蘇琳琳頭一次見到泥石流,很興奮,跳下車要去拍照。週遙勸她別亂來,話沒說完,蘇琳琳已把相機扔給周遙,自個兒興奮地跑去前邊。
    週遙叫不住她,趕緊打開天窗鑽出去望,天藍山青,泥棕色的山體滑坡處,有個高個子的男人在擺放危險標誌,拉警戒線。
    週遙喊:“蘇琳琳你回來!”
    蘇琳琳在車輛間穿梭,邊跑邊回頭:“就一張。快來呀。”
    週遙縮回車裡,無語極了:“你們誰去給她照相?”

    男生女生全搖頭:“殺了我吧。”
    “好想掐死她啊。”週遙抓狂地嘀咕一句,跳下車,哐當摔上車門,穿過擁堵的車輛,跑去泥石流現場。
    公路一邊靠山,一邊靠崖。
    污水稀泥滿地流淌。
    ……
    咔擦,咔擦。
    “行了吧?”週遙把相機回給蘇琳琳。
    “我看看。——不行,這張眼睛顯小。——這張顯得腿粗。”
    “後邊還有。”
    “這張表情不​​好看。——沒有一張能發朋友圈。——週遙,你有沒有給我認真照相?”
    “姐姐,這裡背景是泥石流,你擺性感的表情能看?”
    “那我換個表情。”
    “行行行,過去吧,重新給你照。”

    “多拍幾張。”
    咔擦,咔擦。
    “——好了。喏,自己看。”
    “唔,這個不行,這不好……誒?最後這張還不錯!”蘇琳琳終於滿意。
    “走吧,別待這兒。小心二次滑坡。”週遙低下頭,踮起腳尖,泥水裹著樹枝石子肆意流淌,她蹦過來跳過去。
    “等一下,”蘇琳琳拉住她,“週遙你看!”
    她們站在懸崖邊,腳下,盤山公路像絲帶一樣纏繞山間。
    “川西真美。”蘇琳琳張開雙臂,說。
    週遙見慣了河流山川,倒不覺得多驚艷,可也不妨礙她愉悅地欣賞。然而,不到一秒鐘,蘇琳琳就說:“週遙,快,給我和懸崖照相。”
    週遙才從褲兜里掏出煙盒,一頭黑線看著她,問:“我先抽根煙行嗎?”
    她摸出打火機,蹭一下,跳起的火苗被山風吹滅,打了好幾次才把煙點著。
    漸漸,後邊的車流越堵越長。下車的遊客也多了起來,全是花花綠綠的衝鋒衣,山間慢慢有了人聲,人們全都忙著拍照。
    週遙蹲在懸崖邊抽煙,慢慢,聞見風裡有一絲不同於她的煙味,更烈。
    她順著風的方向看,看到三四米開外一個挺拔而健碩的男人,立在懸崖邊抽煙,灰色毛衣黑色長褲,和眾人格格不入。
    週遙記得他是不久前那個在山體滑坡旁拉警戒線的男人。風一吹,他的煙味全湧過來,侵略她的地盤。
    她癟癟嘴,扔了煙頭,拿腳碾碎,回頭喚:“蘇琳琳!”
    ……
    蘇琳琳站在懸崖邊擺姿勢,週遙拿了相機後退。
    “遙遙,再往後退一點,你離我太近了。——再退一點。週遙,我想要大片大片的背景,我人物一小個。——你再後退一點。”
    週遙撞到了那個陌生男人拉的警戒線。
    “再退一點。”
    週遙嚷:“再退要退到山頂上去啦。”
    “好吧好吧,照吧。”蘇琳琳擺好了姿勢,“拍好看點哦。”
    週遙貼著警戒線,舉起相機,無意識地又往裡退了一兩步:“一、二……”
    “三”沒來得及看出口,一個男人走進畫面。他正講電話,眼睛卻緊鎖著照相機鏡頭。週遙抬頭,猝​​不及防地撞見他眉眼,異常明亮銳利。
    他衝週遙而來,他單手揪住週遙衣服後的背帽,把她從警戒線邊拖了出去。
    “哎!——”週遙突遭襲擊,用力掙扎,可她背著身,毫無招架之力。
    “這邊沒事。”他一手揪著她往外拖拽,一手竟還在繼續在打手機,“六七點能到,不用等我吃晚飯。”
    蘇琳琳衝過來叫:“你放開她!”
    他聽著手機,看她一眼,又回頭看周遙一眼,鬆了手。週遙一個趔趄沒站穩,右腳踩進泥水坑里。
    蘇琳琳質問:“你在幹什麼?!”
    “先這樣。”他收了手機,看著蘇琳琳,打算要說什麼。轟隆一陣巨響,伴隨著遊客們幾聲尖叫。山體上一股泥石傾瀉而下。
    蘇琳琳頓時臉色煞白。週遙倒很安靜,至始至終不吭聲。
    男人回頭看周遙,一字一句,問:“你要死啊?”
    週遙自知理虧,抿著嘴巴不吭聲;
    蘇琳琳也不吭聲,怨他嘴不饒人,可也理虧。
    他問:“來旅遊的?”
    週遙輕輕點一下頭,答:“算是。”
    他說:“這麼能作,趁早回去。死了麻煩人撿。”
    週遙也不頂嘴,無聲地看著他遠去的背影,半刻,偷偷笑了一笑。
    ……
    “那男人太野蠻。”蘇琳琳坐在車上,和同伴們講述著剛才發生的事。
    堵塞道路已疏通,他們正朝日瓦鄉前進。
    “他是救了遙遙,但你們沒看他那副樣子,粗暴,拎遙遙跟拎小雞一樣,還說:'你要死啊。'”蘇琳琳一本正經模仿他冷硬的語氣。
    夏韻詫異:“他真這麼說?”
    “對啊。”
    “我們的周遙大小姐沒有回擊他?”
    “週遙今天跟沒睡醒似的,慫了。一句話不說。”蘇琳琳道。
    “沒啊。”週遙撥著手指甲,說,“我覺得他挺有意思的。”
    “他那麼兇,你還覺得有意思?”
    週遙沒爭辯。蘇琳琳當然不會知道。
    那個時候,週遙端著照相機給蘇琳琳照相,鏡頭里的視野覆蓋了男人所站的區域,他正在打電話,或許是聽到蘇琳琳不停喊後退,他無意間回頭看,看到她不停後退,於是給她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後邊有危險。
    但周遙一時沒明白。結果,他就大步流星帶著捉通緝犯的氣勢過來,彷彿以為她故意無視他似的。
    幸好沒出事,不然被泥石流砸到,她這個內行要丟臉丟大了。
    “這個人蠻有意思。”週遙若有所思,開心一笑。
    夏韻看她那表情,明白了,扭頭問蘇琳琳:“他長得可帥?”
    “是很帥。主要是氣質,很man。不像男學生文文弱弱。”
    躺在最後邊的莫陽不樂意了:“我們男同志怎麼就躺著也中槍了?”
    蘇琳琳哈哈笑:“對不起,我收回。我們車上的男生除外。”
    週遙靠在椅背上看車窗外風景。前邊,帶隊的林錦炎見後邊女生們不說話了,這才回頭問:“你沒受傷吧?”
    “沒有。”

    “高反呢?”
    “這邊海拔不是下降了麼?”
    蘇琳琳插話:“師兄,你這麼關心週遙,我們會吃醋。”
    林錦炎笑:“你們我也關心。”
    “只是格外關心週遙而已。”正開車的紀宇補一刀。
    面對眾人打趣,週遙笑道:“一定是我爸和林錦炎說了,不照顧好我,不給發補助。”

    正說笑著,前方放慢了車速。夕陽西下,一大群犛牛正過馬路。穿著藏袍的牧牛人皮膚被高原的太陽曬得黝黑,一邊趕牛兒,一邊向車裡的人頷首道歉。
    週遙搖下車窗,探出頭去,說:“慢慢走,沒關係。”
    這次不僅是蘇琳琳,大傢伙兒都拿手機拍照。
    車窗外是一望無際的原野和麥田,一棟棟藏族特色的碉房,四四方方像城堡一般,牛羊成群,白塔上風馬旗飄搖。
    一路風景如畫,
    很快到達亞丁景區山腳的香格里拉小鎮。
    唐朵就納悶了:“雲南是不是有個香格里拉,怎麼這兒也叫香格里拉。到處都叫香格里拉,哪天我也要叫一個。”
    週遙回頭看她,說:“唐香格里拉朵。”
    蘇琳琳在一旁笑得肚子抽筋。
    這次他們一夥兒來了七個,三男四女,都是a大地​​質系的學生,來亞丁做地質勘查,為期一到兩月。
    亞丁景區不允許外部私車進入,幾人把租來的車交到車行,聯繫了人前來取車。然後背上行囊,買了門票,坐景區的大巴車上山去了。
    山路彎彎曲曲,兩邊風景秀麗,一旁是綿延青山,一旁是絕壁下奔騰的溪流,大巴車行走一小時左右,抵達景區。
    一行人按地圖找到了預訂的客棧,一棟正方形的民族風情石樓。走進內部,裡邊有個很大的露天院子,院裡開滿鮮花,鵝卵石徑中心一座小白塔,從塔頂到石樓上掛著經幡和風馬旗。角落裡還有一個小茶棚。
    進屋後更顯溫馨,公共區很大,吉他跳棋飛鏢舞台書架各種設施都有,裝修也帶有當地羌族藏族的民族特色,色彩濃重又不失美感。幾位住客正窩在長鞦韆裡看書聊天。
    “前台在哪兒?”週遙四處看。蘇琳琳瞪大眼睛,指周遙身後。躺在木質沙發上看書的男人把書放了下來,他站起來,用手壓了壓躺亂的頭髮,問:“你們要住宿?”
    週遙回頭,一愣:“怎麼是你?”
    他說:“巧了。”
    週遙還沒從詫異中回過神來,說:“是挺巧,你也住這兒?”
    他略一彎唇,說:“我是這兒的老闆。”

玖月晞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