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焱同誌:在2015年度“華東地區超能者違紀三項全面整治”、“熱火朝天大幹一百天再爭輝煌”、“孤寡女妖送溫暖”、“人妖和平共處知識全面普及”等專項工作中,表現優異,成績突出。榮獲‘先進個人’稱號,特發此狀,以資鼓勵。
--國非局華東分局
王焱先生:鑒於閣下在打擊“跨國超能者邪惡組織”,以及維穩“女妖國際紫荊花聯盟”等事件中,發揮了積極重要的作用,維護了世界和平。充分展現了世界範圍內,官方超能者聯合執法體系的優越性以及必要性。
特授予閣下“世界十大傑出超能者青年”的榮譽稱號,特發此狀,以資鼓勵。
--世界各大經濟體官方超能者組織聯合會
(主角性格積極,助人為樂,充滿正能量。人物鮮活生動,劇情設計暢快淋漓,曲折變化連本文作者自己都被震驚了!好書!)

傲無常小​​說我的鄰居是女妖第六百二十一章古樹守衛

作者:傲無常|發佈時間:2016-08-09 10:32|點擊:

    ……

    幾乎是同一時間,撒哈拉沙漠的另外一角老公有禮,首席獨家冠名!。

    沒有了城市的喧囂與污染,沙漠的天空,顯得難得一見的碧藍明淨,就像似一片廣闊的海洋,沒有一絲污染。

    金黃的沙子,就在湛藍無波的天空下,平平展展一直鋪到了天邊。

    在目力盡頭,湛藍的天空與昏黃的大地,彷彿正在哪里相接,相融,最後互相柔和成了一片奇妙的景色。

    儘管陽光是熾熱的,就連迎面吹來的風,都帶著烤人的溫度。

    但對於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來說,這片古老蒼涼的荒漠,充滿了浪漫的詩意。

    “咔嚓!咔嚓!”

    在一處難得一見的小型綠洲前,一個年紀約莫十六歲,清純可愛的小姑娘,正拿著一架數碼相機,對著自己與懷中抱著的小花盆,一連串開心的自拍。

    她身材嬌巧,笑容甜美,尤其是她那一對充滿靈氣的大眼睛,就好似寶石一樣純淨。

    她戴著一頂白色遮陽帽,身上穿著一套略顯寬鬆的高中校服,如果不是正處在撒哈拉中心地帶,甚至會讓人有一種她正在郊遊的錯覺。

    陽光依舊*,似乎沒有任何減弱的意思,這位先前還頗為開心的小姑娘,在連續拍了幾張自拍後,有些興致索然的收起相機。

    她的小嘴有些嘟起,隨即輕輕的低嘆了一聲。

    “要是能找到叔叔就好了,早知道就在他身上偷偷放一顆種子的。”

    落在這片沙漠中的小姑娘,正是之前在聖域修行,剛剛獲得古代德魯伊正統傳承的孫幼苗。

    預選賽開始時,她與王焱的分組不同,落下的時間與區域都不相同,加上在萬米高空上的自由落體,落地後,她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更別提去追踪王焱的踪跡。

    她站在沙脊上放眼向四周望去,一片茫茫然,灼熱的風,吹得她眼睛都發疼。

    “不知道叔叔現在有沒有水喝。”

    孫幼苗嘟著嘴,喃喃自語著。

    就在她正要用水壺彎腰取水時,一絲異樣的感覺傳到她心頭,她立馬警覺的站了起來,向四周望去。

    果然,沒兩秒鐘,一個日語與英語混雜的聲音,從她面前的沙地里傳了出來。

    “哈哈,斯夠一,好機靈的小姑娘!”

    話音還未落下,沙土下,“嘭嘭嘭”接連竄出三個形象各異的男子。

    為首的東瀛男子,身穿一套土黃色忍者服,看不清面孔,不過看向孫幼苗的眼睛,卻閃著猥瑣的光芒。

    在這名男子的左右邊兩邊,分別是一名深色皮膚,妖裡妖氣,還塗著眼影的東南亞人,以及一名身材粗狀,留著一字胡的印國人。

    為首的東瀛男子,一見到嬌小可人的孫幼苗,眼中就精光大盛,一臉嬉笑的說,“找不到你叔叔有什麼關係?我們三個叔叔陪你呀。”

    “哎喲喲,好可愛的小姑娘,還是個高中生,一會兩位哥哥可不要搶哦,小弟排最後。”這位妖裡妖氣的東南亞男子,“咯咯”的巧笑著,那妖豔的氣質,簡直比女性還要女性。

    “不搶,不搶,讓我先來,積分都歸你們。”一字胡的印國人,嘿嘿的笑著,搓了搓手,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醉君懷,妖妻不愁嫁。

    顯然這三個來自不同勢力的男子,已經在暗地結盟,專門在這塊水源附近,專門埋伏落單的參賽選手。

    如果孫幼苗剛剛稍稍大意一點,恐怕就已經被他們背後偷襲了。

    “看來你們都是壞人,叔叔說了,遇到壞人就打爆他。”孫幼苗舉起拳頭,俏臉微怒,隨後粗略的打量了三人一眼,疑惑的問道,“你們很強嗎?”

    “當然強,我們三個比你叔叔可要強多了。”

    以東瀛男子為首的三人,在看到孫幼苗的那一刻,早已垂簾欲滴,互相對視了一眼,一臉佞笑地朝孫幼苗圍去。

    遇到如此好機會怎麼可以放過?一會悄悄將附近無人機擊毀,到時候,嘿嘿……

    “和我一樣都是b級嗎?”孫幼苗明亮的眼眸,再次掃視了他們一眼。

    既然面對三個同級對手,應該可以用點真本事了。

    孫幼苗點了點頭,認真了起來後,伸出右手籠罩在懷中的小樹苗上方,嘴裡開始念起一小段古老拗口的咒文。

    很快,絲絲縷縷的綠意,開始飛速從她體內傳遞到小樹苗身上,小樹苗就好似吃到了什麼人間美味一樣,舒服的一片片葉子都舒展了開來。

    見時機成熟,孫幼苗嘴角微微一揚,單手一揮,“上吧!斯派克!”

    花盆中的小樹苗,頓時如同打了雞血一樣,揮舞著兩隻小手臂一樣的小樹枝,一下子從花盆跳到了地面。

    只見,落地後小樹苗體型徒然暴增,幾個呼吸的功夫,就變成了一棵高達十米的人形巨樹。

    巨樹頂冠枝葉繁茂,主幹蒼勁粗壯,整棵老樹看起來古態盎然。

    它的四肢與人類十分類似,全部由互相交錯的根莖組成,盤根錯節,蜿蜒有力。寬大的圓形腳掌,上面粗大的根鬚,牢牢的紮進了沙土裡,讓它站在了地面穩如泰山般,紋絲不動。

    最為奇特的是,在它的樹冠下方,竟然還生成了類似於人類的五官和鬍鬚!

    “嗷!”

    恢復真身的巨樹,仰天爆發出了一聲,完全不該由一顆植物發出的雄渾嘶吼。

    這聲嘶吼,響徹在這片沙漠之中,震的周空氣都微微發顫。

    那感覺就好似某頭來自遠古的巨獸,正在發洩體內充沛到過剩的力量。

    “這,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包圍著孫幼苗的三名超能者,雙瞳遽然擴張,心臟開始突突狂跳。

    他們萬萬沒想到,一棵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樹苗,竟然會在一瞬間變成如此巨大,而且這種威勢,簡直跟一頭巨龍一樣威猛!

    而且這巨樹根本不像其他樹妖,充滿了污濁的妖力,反而周身充滿了純淨的自然氣息,面對它就好像面對了一整片森林一樣,那感覺只能用驚心動魄來形容。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威猛的精怪?這,這不科學!”

    不止是他們沒見過,在會場觀看直播的超能者觀眾,絕大多數,都沒有過見過這種人形巨樹。

    只有極少數,學識淵博的老一輩超能者,才看出了其中端倪寵冠天下,帝后強勢來襲。

    “想不到啊,想不到!”觀眾席上,幾個來自歐洲的老魔法師,紛紛搖頭感嘆,“竟然是一棵一千年多前就滅絕的樹精守衛!”

    “如果根據古籍文獻記載,這棵樹精守衛至少得有一千年以上的樹齡!那小丫頭怎麼可以驅使這種級別的樹精守衛?真不得了!”

    “她擁有這種守衛,就算遇上a級強者都能一戰了吧?”

    坐在主席台上的光明神使黛兒,聽到下方的議論,眼神微瞇,神色間多了幾分得意。

    那棵樹精可是一顆原本生長在聖域森林中,一棵足有一千八百年的古橡樹,孫幼苗那小丫頭為了參加這一次大會,不惜用掉了一顆,古代大德魯蘭迪里奧留下的千年樹魄。

    之後還是在教廷提供眾多有效資源的情況下,花了十天的時間佈置儀式,隨後與自然元素溝通了近一個月,這才成功將那棵古樹轉化。

    那棵古樹擁有的自然力量,豈是三個b級超能者,所能夠比擬的?

    要不是孫幼苗年紀尚小,自身能夠操控的力量還不夠,否則憑藉這種古老的德魯伊傳承,這次大會還真有可能被她衝進前十。

    想到了這裡,黛兒眉宇間隱約多了一絲擔憂,“這種在歐洲可以動搖教廷統治力的古老力量,要是流落到外面,在如今這個世界,恐怕再也控制不了。”

    不過既然小焱為她打過包票,加上那丫頭本性善良,與教廷關係十分不錯,想來應該可以相信。

    ……

    沙漠綠洲前,那名來自印國的男子,在短暫震驚後,逐漸恢復了過來。

    他目露凶光的低喝道,“不,不過是一隻樹妖而已,慌什麼?我們聯手,轟碎它!”

    說話間,他與旁邊東南亞男子互相對視了一眼,兩人互相點了點頭,目光一沉,各暴起一股力量。

    印國男子一咬牙,右拳握緊,整隻手臂的肌肉瞬間臌脹,同時右臂皮膚迅速黑化,就好似變成了一只無比堅固的黑鐵大錘。

    另一邊,東南亞男子,抬起手掌,手掌上方“蹭”的一下,騰起一片綠幽幽的火焰,看起來陰森而又詭異。

    隨著力量的聚集,兩人的信心不斷增加,連表情都開始變得有些猙獰。

    “死吧!”

    兩人各自發出一聲低吼,一拳一掌猛擊而出,空氣都因為他們的力量牽動,摩擦的“劈啪”作響。

    “轟!”

    兩人的攻擊,幾乎同時轟在了樹人的樹幹上。沉悶的巨響,伴隨著兩道無形的衝擊波,如同水霧一般,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哼哼,不過是一顆破樹而已,我還以為多了不起。”

    站在兩人身後的東瀛男子,冷笑了一聲,心想在兩位b級強者的合力攻擊下,這樹就算是鋼鐵鑄的,那也得玩完。

    然而,這笑聲還沒完全發出來,就卡在了他的喉嚨裡。

    只見煙霧逐漸散去,兩名聯手出擊的超能者,非但沒有露出絲毫喜悅的表情,反而如同見了鬼一樣,臉色越發慘白。

    “怎,怎麼會這樣?”

    ……(未完待續。)

傲無常說:

請給我一個贊: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