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是一門撕的藝術
而喬韻已下定決心,粉身碎骨,也要撕至巔峰,擋在她前面的,不論是神是佛,一律都要被撕得粉碎
不過,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們,對此好像都有點不同意見……

禦井烹香小說時尚大撕第39章 追求者喬韻

作者:禦井烹香|發佈時間:2016-08-09 10:34|點擊:

    “真的,對付這種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別理會,你就把手機號換了……”喬韻一邊輕聲細語地和豆豆說電話一邊把表格里的一處錯誤指給陳靛看,“等過一段時間你再回歸,這就是最好的回答了。憑什麼他們能靠這種低劣的手段取得最後的勝利呢?我也不服,所以我不說話了,但我心裡覺得自己沒輸,自己給自己打氣,活得有力量……”
    “別道歉了,真的,老道歉幹嘛呢,自家姐妹,我知道你就是被張姐利用——你哪鬥得過她啊……豆豆,你要還把我當姐就別說這話,乖乖的,在家多休息一段時間,我給你介紹個比張姐靠譜好多的老闆。他太會挑配搭了,我那幾件爆款都是他挑的……對,張姐就是要和他鬥,所以才找你來黑我……”
    不計前嫌不說,連把她捧到這個地位的奇才老闆都肯和姐妹分享,豆豆豈不感激涕零?陳靛也很佩服她燉得這一手好雞湯,對她做出嘔吐的表情,喬韻揚手作勢要打他,又和豆豆纏綿了一會才把電話掛掉。“看到沒,這個單品統計的時間段銷量錯了,可能是填表的時候弄錯的,你看看他們能不能找到原始資料。”
    這是小事,陳靛動動手就吩咐下去,他的興趣更多地還集中在豆豆身上,“我說最近你的電話怎麼老佔線,合著都是她在打——你們倆現在是心之友啊,關係這麼好,你都快成她的心靈支柱了吧?”
    “差不多。”喬韻很光榮地挺胸,“小姑娘嘛,遇到這個事,很怕被家里人問起來沒法解釋,這份心除了和我她還能和誰說?”
    “張姐啊——誰坑她的和誰說唄,”陳靛撇撇嘴,說著自己也笑了,“不對,和你說也是'誰坑的和誰說'。”

    笑了一會,他語調正經起來,“張姐那邊,就這麼算了?”
    整個妖妖&豆豆事件,現在已發展為針對onlylady這論壇和原單​​界的大扒皮,雖然妖妖和豆豆都失踪了好幾個星期,但論壇方面還鬧得是方興未艾,關注度不降反升,現在要再帶一波節奏把張姐爆出來還不晚,陳靛到底還是有點不甘心的:好不容易又拿到了她的住址,就這麼讓她跑了總覺得不解氣。
    “就這樣吧。”喬韻倒不太在意,“難道這一波虧得還不夠慘?按林小芳和豆子說的,這一波起碼又坑去她二三十萬,多來幾次,她也就沒本錢再作妖了。”
    張姐要黑coco妖妖,喬韻其實很歡迎——她沒想過妖妖和喬韻的身份能永遠不合流,只是想把這時間點拖延得越後越好,暗雷能排一個是一個:設計師喜歡在論壇發點配搭,不管品味如何都可以解釋,說起來也不是什麼原則問題,但給淘寶店做托那就是純粹的醜聞了。
    藉此機會乘勢抽身,粉絲、淘寶掌櫃,任何人都沒法怪她什麼,會去埋怨神級mt張姐(在粉絲眼裡是豆豆埋了雷),順便也給她在日單圈的人脈埋埋雷:林小芳別的不做,肯定很樂意傳播一下這一波黑她的狂潮到底是誰在背後帶節奏。那些排了幾個月的隊,挑了無數的款最後才確定一身配搭,但最後卻只能在(退錢)和(無淘寶鏈接版廣告)中選的大掌櫃會怎麼看張姐?以後還和不和她做生意了?
    生意估計還會做,但更深層的合作就難說了,經此一事,張姐的名聲在日單圈是徹底臭大街,想回來都難。她猜她會去廣東搞歐美單……喬韻把張姐先放到(待撕名單)後面,等以後再從容收拾。見陳靛還有點意難平,她半開玩笑,“難道你還想把她殺了?——只要她不死,不坐牢,還有點錢,總是能和我們做對,這遊戲,還有得玩呢。”
    核心技術全是喬韻掌控,陳靛一個小弟還能說什麼?旁觀了她處決(張姐-林小芳-豆豆)邪惡三角的全程,喬韻在他心裡就是個bug:兩個人在這一局上掌握的信息量幾乎是完全相等的,陳靛當時還在疑神疑鬼——他知道當晚整個阿里巴巴都在躥著找做過i的廠家,這麼多人都在找線索,發覺不對提出質疑似乎也很自然,說不上有人故意在黑,但喬韻就愣是在瞬息間肯定了是誰在背後搞鬼,甚至把嫌疑人都準准定位出來了。
    “正常生意人,知道這波針織衫是你陳靛自造的仿品i本部都買不到衣服來仿,他們會是什麼心理?藉此牟利啊,即使要用上這個籌碼那也肯定是先找你批發,用它來砍價,合作不成再說。第一時間拿來黑我幹嘛?黑了我爆款銷量減少,他們也做不成,損人不利己,白開心啊。”當時他向喬韻請教的時候,喬韻就是這麼理所當然地說的,“除了和我有仇的人以外誰會這麼幹?而且還買了水軍這麼有聲勢的搞,網紅競爭者?那些女孩子最多在自己的粉絲群裡小打小鬧,肯定是大商家……大商家里和我有恩怨的兩個,一個張姐,從n市走了以後開始還理我,後來我怎麼撩都不回話了,肯定是回過味來覺得有鬼,一個林小芳,那款短袖t大賣,她肯定鬧心。她們倆還是多年合作的熟人,說不准能一窩端……剛好我還給她們倆埋了根刺,挑撥一下說不定線索就出來了——這不,真相不就出來了嗎?”

    ……這麼複雜的推理……這麼短的時間,他還審題呢,她就把整張試卷都做完了,還答的是滿分卷。陳靛在她面前還有什麼話語權?明明覺得放過張姐這罪魁禍首心裡過不去——這事把豆子鬧得都快精神崩潰了,按她和妖妖的聊天記錄,自殺的念頭都有過,喬韻也被黑得體無完膚,雖然這其中不少是她自己帶節奏黑出來的,她倒好,就虧了點錢而已,事有不諧拍拍屁股就能走人……
    “那行吧。”他是不服的,但終究還是同意了。
    喬韻瞥他一眼,唇角躍上點淡笑,居然主動解釋,“其實本來也預備了給她的豪華套餐——我這是廢話,水軍就是你聯繫的——不過,既然林瑤青和她搭上線了,那就先算了。現在她只想著跑,如果被逼到牆角,不擇手段要同歸於盡,萬一想起林瑤青的話呢?這個風險沒必要冒,就讓她先跑吧。”
    本來在計劃裡,最後享用人肉待遇的應該是張姐,陳靛也多少揣摩出她的心思,現階段北京服裝週的首秀壓倒一切,淘寶的利益再大,也要為毫無瑕疵爭議的首秀讓步,所以放棄人肉計劃他倒沒二話,就是……

    “可以讓豆子發揮點作用的。”他道出內心醞釀許久的完美計劃,“林小芳肯定指望不上,但豆子那麼恨張姐,讓她去針對張姐她肯定積極。”
    喬韻扑哧一聲,明顯被逗樂了,彎著腰笑了十幾秒才點著青哥,“讓豆子去,你就得教她啊,怎麼虛與委蛇,怎麼反咬一口——青哥,以後要和她合作的人是你,讓她學這些你這是在坑自己嗎?”

    ……青哥一听就知道自己又傻逼了,即使他已多少習慣自己在妖妖面前的逗比形象,但也不由赧然,唯唯了一會,給自己找面子,“你還想用她啊?我還以為,看到她被爆出來那些黑料你也會改主意……這女孩這麼虛榮,本來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喬韻的計劃他是最清楚的,說不上算無遺策,一直都在跟形勢調整,彈性很大:比如一開始他們打算用水軍完成的工作就比現在多,但沒想到,水軍只在最初期派上用場——說來好笑,他們完成的主要工作還是跟著張姐一起黑coco妖妖。
    至於之後的人肉風暴,完全是妖妖粉絲自發行動,喬韻就只是用馬甲扔了豆子粉絲群臥底截圖過去,都沒帶節奏呢那邊就憤怒起來,接下來的事態發展,確實是按喬韻的預料走的,扒皮一旦形成風潮,沒人能避免,大小網紅紛紛落馬,她的競爭者們也因此陷入泥潭,給她閉關準備服裝秀留下了很寬鬆的環境,但這波扒皮最後的落點,全盛時期的規模,則早已經完全失控。
    就比如說豆子,喬韻和青哥本來都覺得,就按她在人人網上留下的整容前黑歷史,就已經足夠讓她崩潰了,更深的一時間應該也8不出來。沒想到粉絲群裡是藏龍臥虎啊,一說要8豆子就啪啪地往外甩黑材料,一看就知道是留意她很久了——這讓人能說什麼?虛擬世界和現實不同,遵循的是另一套規矩,窺私慾就是比現實世界硬要更嚴重無數倍。除非和喬韻一樣早有預防,否則,在*洩漏還不是熱點話題的2007年,這第一批吃螃蟹的小姑娘們,誰會想到把自己的黑歷史妥善掩埋?又有誰能和喬韻一樣淡然,任別人怎麼說coco妖妖(醜死了)、(狐狸精)、(蛇精轉世),她都照單全收?
    也因此,喬韻對豆子裝白富美的做法是很淡定的,“你也看到了,小f和sant不一樣被8出一堆黑材料?能進網紅圈的女孩子,你覺得會很淳樸嗎?豆子也還可以了,有點小陰暗、小虛榮那是人之常情,她人氣基礎好,選搭配也有點慧根,是值得長期合作的。”
    陳靛想想,要說話又廢然而止:經過這次風波,網紅的職業素養大概也凸現出來了,會搭配是基本功,除此以外還得會做人,會經營粉絲關係。心思太單純的女孩子,你捧她也做不好,真正會感興趣的,首先一個虛榮逃不掉——這裡的虛榮不是貶義詞。
    而能做起來的那都是有點心機的,一開始她什麼也不懂,你教不教她?可你教她,她學會了,明白了利潤空間以後也肯定要跑——核心生產力都在自己這,單幹利潤多大,何必非和你分?
    除非他忽然多個親妹妹,否則這一行沒有所謂嫡傳弟子,只能說邊用邊防一手,既然大家都在現有基礎上挑,那不得不承認,豆豆確實是現階段最好的選擇。
    “也是……張姐眼光還是有的,她確實比小f和sant好。”他也有感而發,“就是不知道這一波風潮過去以後,網紅經濟會不會就此蕭條了。”
    “只會更火。”喬韻揚揚手裡的報表,“黑也好粉也好,帶來的都是熱度,看這兩款針織衫不就一清二楚了?”
    為什麼粉群喜歡掐架,喜歡拼投票?除了對偶像本身的好處以外,也因為適當的外部壓力,可以讓粉絲更加團結狂熱,通俗地說就是培養出革命情感,更容易形成粉絲文化——說白了,那些大品牌每年花上億的營銷費也是在營造文化氛圍,洗受眾的腦,讓他們感覺在一件出廠價不超過100元的衣服上投資三五千是非常合適的選擇,這裡面的品牌附加價值可以約等於粉絲文化,只是層次高低不同而已。喬韻是有打算通過這次事件洗洗關注群,篩選出粉絲和好感路人,為下一步發展鋪路,針織衫的銷量暫時掉點都可以接受,但沒想到,這兩款針織真是越黑越賣,越黑越紅,兩處論壇洗版的那幾天,單日銷量都是兩三百件。
    這個數字是什麼概念?那些門店遍布全國的大品牌,客單價在300元以上的單品,非季初、非促銷期間,一天也就是這個數字。喬韻和青哥一起復盤時都樂:說穿了,onlylady的流量畢竟不比天涯,天涯時尚的板塊又畢竟不比娛樂八卦,張姐開個黑貼,吸引到好奇目光的同時,不知多少潛在的客戶群也​​留心到了這兩件問題衣。好看,價格適中,為什麼不買?假的就假的i就是真的又如何?從沒聽說過的牌子能有多少逼格?
    “張姐大好人!”喬韻給張姐發好人卡,“給她主題曲——《游擊隊之歌》!”

    “沒有吃,沒有穿,自有那敵人送上門……”這洗腦得,陳靛一下就哼起來了,過了一會才擺脫縈繞不去的旋律,“你這損得——好了好了,說正事,這一季大規模生產的單品就做了針織衫、褲子和內搭t三種,這點數據能對明年形成參考嗎?”
    到目前為止,cy公司是開張了,人員也招聘了,但還沒推出自己的獨立品牌,表面上看做的還是扒版、山寨那點事,但在行政管理、業務流程上已經截然不同:山寨和原單都是小本經營,很大程度取決於流行風向和貨源,人家給什麼就賣什麼,走過第一批下單,對銷量有估計了再返單。至於如何判斷第一波下單的量?三個字,憑經驗。
    小量多次下單其實並不是壞方法,zara、h&m以及大量日本品牌都採用這種做法規避市場風險,但他們在第一次下單時可不是憑經驗,而是憑著去年的銷售結果來計算的,事實上,正規服裝企業從開發單品開始就需要大量的數據進行支持,這也是商品企劃部的存在價值,開發什麼單品、起定量多少,何時上市、何時進行促銷,都需要結合上幾年的銷售表格進行判斷。
    cy公司目前規模還很小,不計算那些打了別品牌水標,用了他們的logo,實際上在工商中會被判斷為假貨的sku,這一季實際上就做了四款單品,雖然小而美,毛利估計可達兩千萬以上,但大多人還是不會把他們和普通的淘寶c2c店家做區分,只有喬韻很堅持,公司就要有公司的樣子,即使只有四款也要坐下來算售罄率,統計詢問度,甚至連收藏量變化和天涯那邊的每日新帖量、閱讀量增勢都要做在一張表格里,不能光數錢,要知道為什麼賣,為什麼哪天賣最多,只有分析出這些原因以後才能不斷地大賣。
    目前商品企劃部明面上就陳靛一個人,他也要來b市和喬韻開會——如果是淘寶電商,商品企劃要經過特別培訓,因為情況特殊,和實體企業不是那麼一樣,目前還招不到可心的對口人才,他也是過來學藝,把流程學會了回去再帶徒弟。
    “為什麼這天的銷量暴增150件呢?按書上說的,上貨第七週以後進入成熟期,銷量應該漸趨平穩啊?而且都十月下旬了,也沒促銷。誒,不對,書上還說1-3周是導入期,但咱們所有衣服都沒有導入期啊,要不搞飢餓營銷,銷量全都是高開低走的……實體店搞飢餓營銷嗎?”
    “就那個反應速度,你說呢?這肯定是電商特有的促銷手段咯。”
    “那怎麼找原因?書上沒對應啊?”
    兩個人開會開得抓頭髮,彼此的對話簡直惹人發笑:2007年,中國的快遞網絡堪堪鋪建完善,支付寶也才開始騰飛,網購對千家萬戶來說尚屬較新鮮的事務,這一年成千上萬的淘寶商家都還在野蠻生長,那一年所有想正規化的商家,他們的對話都不會太有逼格。拓荒者的每一步都是這樣,跌跌撞撞、踉踉蹌蹌,時常頭破血流,哪顧得上優雅,只有多年後,荒野變做都市,在樓頂偶然回首時,才看得到來時的路上,灑過多少同行者的血跡。
    喬韻在這點上並沒比青哥更有優勢,她懂流程,但內容上和青哥半斤八兩,設計師只管設計,設計任務大都是商品企劃部給佈置的,(韻)正規化的時候淘寶大學已做了幾年,培訓出不少合格的從業者,關於電商的研究和課程也已漸漸鋪開,這方面人才不缺,青哥也是個合格的領導者,怎麼會讓她接觸太多這方面的工作?第一這不是她的職權範圍,一職多勞有壓榨員工的嫌疑,第二,她會設計,如果連企劃營銷都會了,跑了怎麼辦?
    所以時間到的時候她就跑得很愉快,“哎呀,到點了,我得走了,你繼續學習啊,那份表格里的內容,多填點是點,實在不會等我回來再參詳。”
    “你想去哪!”陳靛很敏感,亦充滿高考生對保送生的幽怨,“有什麼大事連季後會都不參加?”
    “我去給我服裝秀找模特去呀!”喬韻理直氣壯,心情也非常愉快:她就是猜到了這會有多難開才特意約的這天。“別這樣看我,別這樣看我啊——這時間不是我約的,得可著人家模特的空當來,絕不是有意的,純屬巧合!走了啊!”

    青哥礙於積威不敢和她較真,幽怨目送她飛奔出門,等門合攏了才嘀嘀咕咕,“什麼找模特,找什麼模特,還有四個多月,找模特……嘁——”
    #
    青哥的鄙夷是有道理的:一般來說,服裝秀的模特名單都是在秀前半個月左右確定,再早也很少有早過一個月,這和成衣製作進度有關,基本到那時候才會有成品給模特試,之前的流程裡並沒有她們的角色,再說模特的檔期也不好確定,體型變化了,發胖了,決定出國了、臨時要到外地走秀,檔期調整不過來了……太早定模特,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不過,(韻)品牌首秀情況特殊:傅展為她聯繫的是目前國內最頂級的女裝模特杜文文,北京時裝週期間她已經定下要為某大設計師品牌走秀,所以肯定在京,檔期上不會有問題,但,即使她和傅展交情匪淺,(韻)也願意重金禮聘,但已上過國內四大雜封面,在國際上亦有一定知名度的杜文文十分愛惜羽毛,即使翻看過了k,也給出好評,對這個新生品牌,還抱有諸多疑慮……
    喬韻當然可以找顧教授,相信傅展也樂意幫忙,讓杜文文走一場人情秀並不難,這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品牌和名模的關係,有時就像是一場戀愛,強迫婚姻那是最差的開始,想要把杜文文長長久久地留在(韻)的服裝秀裡,還是得安排個纏綿悱惻的開局……

禦井烹香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