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說過男女合租嗎?你體驗過男女合租嗎?男人女人同租一套房,她(他)們會成為戀人還是冤家?
  本來,霍青有著自己喜歡的女人,爺爺卻給他找了一個未婚妻。他想著把婚約退掉就算了,誰想到,卻在機緣巧合下跟三個女孩子住在了一起,惹出了一連串兒的麻煩、曖昧、激情。
  終於有一天,他知道了,退婚就是一個大騙局!

坐墻等紅杏小說女總裁的功夫神醫 第985章 綰綰,你來了

作者:坐墻等紅杏|發佈時間:2016-08-09 10:32|點擊:

    隨著精神力的不斷加強,劍靈就是霍青,霍青就是劍靈,兩者已經分不開了。這樣算起來,凌虛劍是仙器,那劍靈真的是絕無僅有的神器?那霍青可就牛掰了。不過,他有些不天明白,凌虛劍削鐵如泥,為什麼劍靈就不行呢。
    陸遜伸出手指,在霍青的眼前晃了晃,問道:“青哥,你想什麼呢?”

    “沒什麼……”
    “天兒也不早了,你也早點兒休息吧?我和金冠青是睡了。”
    啪啪!外面突然傳來了敲門聲。現在是關鍵時期,又能是誰來呢?陸遜和金冠青提高了警惕,這才走過去透過貓眼,往走廊中看了看。在走廊中,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子,穿著白色的低胸t卹,露出了中間的那一道深深的鴻溝。她的外面裹著羽絨服,臉蛋有幾分白靜初的模樣。
    她來幹什麼?
    陸遜自然是認識她,隨手將房門給打開了,問道:“白靜墨,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找霍青。”
    “青哥,有人找你。”

    就她一個弱女子,又怎麼可能傷害得了霍青呢?本來,陸遜和金冠青要跟霍青睡在一個房間,來保護他。可現在看來,他們還是別在這兒,當電燈泡了。兩個人互望了一眼對方,立即去樓下重新開房間了。
    霍青也有些納悶兒,問道:“白靜墨,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就是想過來,跟你嘮嘮嗑。”
    “嘮嗑?”
    “你的房間真熱啊。”
    白靜墨脫掉了羽絨服,霍青這才注意到,她的下身是一條修身的窄裙,很短很短的那種。隨著腳步的走動,都快要遮掩不住屁-股了。她的腿上是網狀的褲襪,腳上是一雙小皮靴,還是挺誘人的。
    不過,現在的霍青可提不起什麼興趣來,皺眉道:“白靜墨,我跟你有什麼好嘮的嗎?這麼晚了,你還是回去睡覺吧?”
    “這樣漫漫長夜,我在這兒坐會兒,還不行啊?”
    白靜墨就挨著霍青,坐了下來。她的身上,飄散著淡淡的馨香味道,還是挺好聞的。在燈光的照耀下,那兩條長腿毫無掩飾地暴露在了霍青的面前,霍青想不看都不行。
    這點兒小伎倆,霍青又哪裡不明白。
    白天,剛剛痛扁了白岩森和白岩樹一頓,他們不敢再來找霍青了,就用了這種“美人計”。不說這種計謀會不會成功,單單只是這個想法,就夠齷齪的了。要知道,他們大哥的女兒白靜初,是霍青的女朋友啊?他們明明知道,還故意讓白靜墨過來,勾引霍青。你說,他們的腦子是怎麼想的呢?說他們是禽獸,都侮辱禽獸了。
    霍青站起身子,下了逐客令:“白靜墨,我跟你沒什麼好聊的,也沒有什麼交集。你回去吧,我得睡覺了。”
    “你怎麼這麼狠心……啊呀~~~”白靜墨也跟著站起身來,腳一歪,當即栽倒在了霍青的懷中,叫道:“我崴到腳了,霍青,你幫我看看好嗎?”
    “我可不懂醫術。”
    “你怎麼不懂啊?難道說,你就這麼忍心,眼睜睜地看著我一路一瘸一拐地走回去啊?等到明天,我很有可能就截肢了。”
    “沒那麼嚴重。”
    “我……你快幫我看看。”
    白靜墨整個人都栽在了霍青的懷中,更是把胸脯壓在了他的胳膊上。就不信了,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能忍得住?同時,她的大腿還在霍青的腿根蹭了蹭,那強烈的反應,讓她更是心下了然。
    年輕,就是資本!
    霍青皺了皺眉頭,順勢將她給放到了床上,沉聲道:“你坐穩了,我幫你看看腳……”
    白靜墨嗯了一聲,在一陣哼哼唧唧的聲音中,把皮靴給脫掉了。要說,你坐就好好坐著唄?白靜墨卻沒有,而是有意無意地分開了雙腿。而霍青,剛好是蹲在地上,順著大腿望過去,可就什麼都看到了。
    擺明了,這就是在勾引。
    霍青就有些很不爽了,突然,手指在白靜墨的尾椎上戳了一下。白靜墨就跟踩了貓尾巴似的,嗷下躥跳了起來,疼得在地上又蹦又跳的,叫道:“你……你幹什麼呀?想要讓老娘的命啊。”

    霍青微笑道:“怎麼樣,你的腳疼好了吧?”
    “你……”
    白靜墨瞪著眼眸,忍了又忍的,聲音終於是又嗲起來了:“青哥,你怎麼這麼狠啊?說說,你是不是喜歡走後門啊?”
    說什麼呢?
    霍青真是忍不住了,喝道:“你出去吧,我睡覺了。”
    白靜墨哼哼道:“我不走,這麼晚了,我走了,你放心啊?”
    “我叫人送你回去。”
    “不,要是送也是你送,別人誰送都不行。”
    “你跟我耍無賴是吧?”
    “對,對,我就耍無賴了,你還想打我呀?”

    白靜墨是真使出了殺手鐧,突然撲過去,直接將霍青給按倒在了床上。霍青也沒有想到,她會這麼膽大,這是想要逆推啊?等到他緩過神來,白靜墨已經騎在了他的身上,更是雙手在解他的腰帶了。
    霍青作勢要起來,大聲道:“白靜墨,你別這樣……”
    “哪樣啊?霍青,你不知道我喜歡你嗎?”
    乾脆,白靜墨整個人都趴在了他的身上。突然,一陣涼風吹來,還沒等霍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感到身上一輕,白靜墨整個人都飛出去,摔在了地上。她,已經陷入了昏迷中。在霍青的面前,站著一個穿著牛仔褲,鹿皮靴的女孩子。
    再順著大腿往上看……那就是一件​​棉大衣,裹著她的身段。她的頭髮有些凌亂,臉蛋更是凍得紅撲撲的,看得出來是受了不少的委屈。這一刻,霍青的心中說不出來的什麼滋味兒,聲音都有幾分哽咽了:“綰綰,你來了。”
    烏綰綰還是那般模樣,笑道:“我來的還真是時候,沒打擾你的好事吧?”
    “沒,沒有。”

    “沒有?那你的反應挺強烈的嘛。”
    “呃……”

    霍青趕緊爬了起來,問道:“跟我說說,你這趟去西疆省……”
    烏綰綰伸手將霍青給推倒在了床上,打著哈欠道:“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你摟著我睡一覺,但是你可不許亂動。否則,我就閹了你。”
    這是什麼邏輯啊?我是男人,又不是太監呢。這樣摟著你,要是沒有反應就奇怪了。不過,霍青可真沒敢亂動,他可是知道這個小魔女什麼事情都乾得出來。萬一,真的讓她給閹掉了,可就虧大了。
    燈,不是不關,是沒法兒關。
    霍青稍微動一動,就有可能把懷中的烏綰綰給驚醒了。這丫頭是真累、真困了,頭枕著霍青的胳膊,整個人就跟小貓似的蜷縮起來,很快就進入了夢鄉中,鼻息中更是有了輕微的鼾聲。
    只是在電話中聽她說的,沒有親眼看到,但是霍青也能想像得到,她遭遇了怎麼樣的苦頭、艱辛。一個女孩子用龜息大法在雪洞中躲藏了三天三夜,等到她從雪洞中爬出來,整個人幾乎是就剩下了半條命。放眼望去,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沒有吃的,喝的,連方向都分辨不清。
    四周又滿是敵人,還有雪狼、白熊等等野獸,她能夠活下來,已經是僥倖了。
    這麼多天,烏綰綰都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因為,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敵人過來。萬一,睜開眼睛,有刀子架在了她的脖頸上,或者是雪狼一口子咬住她……這些都是極其有可能的事情。
    她,必須得時刻保持​​警惕。
    現在,她倒在了霍青的懷中,很溫暖,很安全。她終於是可以什麼也不想,什麼不做,就踏實地睡覺了。霍青不敢動,但是又怕光線會晃了她的眼睛,只好將被子輕輕地掀開來,遮擋住了光線。同時,又將她額前的一縷凌亂的秀發,撫到了耳後。
    這是一個多麼邪氣、驕傲的女人,可在霍青的面前,她都懶得去梳頭、洗臉,化妝了。當接到霍青電話的那一刻,她的腦海中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立即趕到沈羊市,跟他見面,越快越好。這點,連烏綰綰自己都想不太清楚,她跟霍青都談不上是朋友的關係,怎麼對他有了這份牽掛呢。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漸漸地,霍青的眼皮也是越來越重,終於是進入了夢鄉中。等到他一覺醒來,就見到懷中空蕩蕩的了。不知道什麼時候,烏綰綰已經起來了,她正在大口大口地吞吃著方便麵。而倒在地上的白靜墨,也已經不見了。
    霍青翻身坐了起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三點多鐘了,問道:“綰綰,你什麼時候醒來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呃……”

    霍青不想問白靜墨的事情,可他又擔心烏綰綰將白靜墨扯腿給丟到窗外去。這樣冰天雪地的天氣,還不把人給凍死才怪。別人幹不出來,這對於烏綰綰來說,卻跟吃飯睡覺一樣稀鬆平常。
    烏綰綰還在埋頭,吞吃著方便麵,大聲道:“你是不是想問那個跟你上床的女孩子啊?我把她丟到一樓大廳的沙發上去了,凍不死的,你放心吧。”

坐墻等紅杏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