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眠眠同學有兩怕。
第二怕的東西,叫做陸簡蒼。
第一怕的東西,叫做天黑之後的陸簡蒼:)。

弱水千流小說獨占102|6.9

作者:弱水千流|發佈時間:2016-08-09 10:33|點擊:

    事情發生在董眠眠和陸boss結婚之後的第三個月。
    這一天風和日麗,太陽對眠眠眨眼睛,鳥兒唱歌給眠眠聽,總的來說,就是一個十分適合孕媽媽產檢的好日子。於是乎,剛剛完成蜜月旅行,從普羅旺斯回到中國的眠眠醬被boss抱出了門,去往婦產科領域十分出名的xx醫院。
    對於指揮官的這一行徑,斯密瑟醫師咬著小手帕哭暈在廁所,感受到了來自全世界的森森惡意——為什麼不讓他為夫人做產檢,為了隨時觀察小夫人和寶寶們的身體情況,他還專門斥重金新買了很多醫用儀器,進修了相關知識,指揮官這是在質疑他的醫術嗎嚶嚶嚶……
    忽然被冷落的斯密瑟大叔很憂傷,整整一天都把自己關在小黑屋裡無語凝噎。面對這種情景,賭鬼同志十分的欷歔,感嘆道,“斯密瑟在eo當了這麼多年的軍醫,幾乎包乾了指揮官身上的所有大傷小傷,想不到說失寵就失寵了,熏疼。”
    同樣很感嘆的還有當事人之一的陸夫人。
    在去醫院的路上,眠眠不停地拿小眼神兒偷瞄身旁的某人,一眼,兩眼,三眼,四眼……終於在不知道第多少眼的時候,陸簡蒼側首,黑眸定定地看向身旁的小女人,“有事?”
    “……咳。”眠眠乾笑了兩聲,斟詞酌句試探地開口,“陸哥哥,你還在生斯密瑟醫生的氣麼?”
    某人一副萬年冰塊臉,回答得相當乾脆,“沒有。”
    “……”你能再言不由衷一點嗎?
    陸簡蒼和斯密瑟醫師之間的感情危機,需要從他和小妻子的蜜月旅行前夕說起。彼時,徹底抱得美人歸的指揮官龍心大悅,正抱著他的小乖確定每個旅遊地點的住宿酒店,一個助理醫師就敲響了他們的臥室門,送進來了一本薄薄的冊子。
    指揮官垂眸一掃,看見封面上是十分工整漂亮的手寫體英文:《指揮官和夫人的蜜月旅行注意事項大全》,by非常關心你們身體健康的軍醫斯密瑟(微笑)。
    陸簡蒼挑眉,翻看了幾眼後就合上了冊子,隨手扔在了床頭的櫃子上。眠眠很好奇,拿起來一看,額角頓時冒出幾顆豆大的冷汗……第一頁最醒目的位置赫然寫著一行大字:嚴、禁、行、房。
    眠眠囧了,顫抖著小手把那本小冊子給放了回去,乾笑,“斯密瑟醫師挺關心我們的哈,呵呵……”
    身為一個忠誠並以救死扶傷為己任的醫師,斯密瑟先生對自己的病人一向高度負責。他琢磨著,指揮官大人是一名各方面都極其出色的青年男性,血氣方剛,身強體壯,又對他們嬌滴滴的小夫人愛不釋手,難免會有把持不住的時候(畢竟指揮官在中槍之後,一周之內傷口開裂了四次)。
    兩人在陸府的時候,他還能時常叮囑提醒,可是現在兩人要出去蜜月旅行,一走就是兩三個月,怎麼辦呢?
    斯密瑟醫師焦慮了好半天,終於想出了一個自認為很完美的辦法:1製作注意事項手冊。2每天晚上掐著點兒給指揮官打電話說晚安,既關心關心夫人的身體狀況,又委婉地提醒一下不能行房。
    斯密瑟大叔年輕的時候很固執又刻板,人到中年了更是一根筋,助理醫師們多次勸說無果,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邁向錯誤的深淵。
    第一天晚上的電話,指揮官接聽了,並淡淡地回應:我知道了,謝謝軍醫的關心。
    第二天晚上的電話,指揮官接聽了,回應的語氣變得冷冷的:知道了。
    第三天晚上的電話,指揮官接聽了,不等他開口就寒聲反問:有別的事麼?
    第四天晚上的電話,聽筒裡直接傳來一陣甜美動人的女聲: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而在指揮官回國的當天,軍醫斯密瑟就收到了來自最高上級的直接命令,給他兩個選擇,要么去黎巴嫩支援前方,要么提前退休,在陸府養老。
    總而言之,離他和他女人的私生活遠一點。
    ——————我是小廣告分割線:微博:123言情弱水千流ss,我的微博在搞《獨占》的七夕活動哦,獎品是很好吃噠費列羅巧克力,大家積極參與啊————————
    在這樣的大背景影響下,指揮官自然而然地拒絕了斯密瑟為眠眠產檢的請求,在查清楚b市哪家醫院相關科目最權威後,他帶著老婆出了門,徒留軍醫大叔一人在風中凌亂。
    懷孕將近四個月,眠眠醬的小肚子已經鼓起了一個可愛的圓包,並且比尋常孕媽媽的肚子都大一些。終於,檢查結果出來了,事實證明,陸指揮官的x子質量的確不同凡響,她的小包子不僅生命力很頑強,還一籠兩隻……
    得知自己懷的是雙胞胎,眠眠開心極了,整個人宛如一隻快樂的小豬,抱著某人結實修長的胳膊晃來晃去晃來晃去,“雙胞胎啊,一次兩只!”
    陸簡蒼黑眸微垂,看見小妻子烏黑的大眼眸子亮晶晶的,粉嘟嘟的兩頰還縈繞著一絲興奮的薄紅,看上去十分的美味可口。他心念一動,將她摁進胸膛就是一個深吻,好半晌,他放開她的唇,舔著她粉嫩的唇瓣啞聲道,“辛苦了,老婆。”
    她羞羞的,心裡甜蜜的小泡泡幾乎要溢出來,親親他的俊臉道,“聽說田安安懷的也是雙胞胎呢,這麼低的機率,多難得!”
    聽了這話,某人修眉微蹙,黑眸中神色不善,“難道我的精.子質量還不如封霄?”
    “……”我靠你說話能不能委婉一點……而且“不如封霄”的這個結論是怎麼來的,她有哪個字讓你產生了這種詭異的推測Σ(°△°|||)︴……
    董眠眠被口水嗆住了,生怕他以為自己是在質疑他的x功能,連忙擺擺手一臉正色:“不不不,怎麼可能呢,陸哥哥的x子質量宇宙第一!”
    由於肚子裡一次揣了兩隻小包砸,眠眠醬當然會比普通的孕媽媽辛苦一些。每個女孩子的身體情況不同,所以懷孕期間的反應也不同,很不幸,眠眠偏偏就屬於那種各方面症狀都有點明顯的小可憐。
    反胃,腿部水腫,吃東西胃口不佳,胸部隱隱作痛……總之但凡是害喜的不良反應,眠眠通通都遇上了。更糟糕的是,在成為陸夫人之後,每天被指揮官捧在手心裡疼愛,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她不僅嘴巴和胃被養刁了,連壯壯的小身板兒也被養得格得嬌貴,應對這些症狀則變得更加艱難。
    雙胞胎寶寶通常懷不到九個月,根據醫生的建議,眠眠在懷孕六個月的時候就開始減少活動量了,大部分時間都躺在床上看韓劇刷微博。
    為了避免出現任何意外,陸簡蒼甚至不允許她自己下樓吃飯,每天的三餐都由專門的護理人員送到臥室。
    她反胃的症狀越來越明顯,很多東西都是吃進去就會吐出來。陸簡蒼心疼進骨子裡,命令部下把他的所有工作內容都安排在深夜。白天的時候,他會寸步不離地守在她身邊,坐在床邊親手餵她吃東西,晚餐之後抱她下樓,陪她在庭院裡徐徐散步。
    今晚雲層難得的薄,漆黑的天幕之上繁星點點,明月如鉤,被眾星簇擁在天邊,灑下滿世界的皎潔清輝,一副極美的畫捲鋪陳在眼前。
    不過對於此時的董眠眠來說,再美的景色也無心欣賞。由於懷孕,她纖細雪白的小腿肚出現了輕微的水腫,五指稍稍用力地摁一下,就會出現極其輕微地凹陷,往往走上一會兒就會感到酸軟。
    見身旁的小東西停足不前,兩道漂亮的小眉毛也微微皺起,陸簡蒼心底深處變得極其柔軟,長臂一伸將她帶進懷裡,低頭吻吻她的小鼻尖,“累了?”
    眠眠嗯了一聲,兩隻細細的小胳膊抱住他的脖子,一副委屈兮兮的小模樣,“小腿有點酸……”懷孕真的是好辛苦呢/(tot)/~~。
    陸簡蒼靜默了幾秒鐘,一把將她抱起,薄唇下移,印上那張粉嘟嘟的小嘴,微涼的舌尖在她的嘴巴里強勢掠奪,吻得她嬌喘微微雙頰緋紅。好半晌,他將她放開,低柔的嗓音輕輕傳來,“回去幫你揉揉?”
    她羞得整個人都快熟透了,滾燙的小臉埋在他的頸窩,乖乖地點頭,“好。”
    其實自從董眠眠懷孕之後,每天晚上替小妻子按摩小腿就成了陸指揮官的必備工作。剛開始的時候由於太過羞澀,眠眠也曾經義正言辭地拒絕過,甚至提議過可以請專業的按摩師到家裡,既不勞他老人家尊駕,又方便省事。
    然而這個提議剛一出口,某人就淡淡瞥了她一眼,語氣沉沉,“除非必要,我拒絕任何人碰你。”

    幾次抗議無果,眠眠無計可施,只能羞答答地屈服了,硬著頭皮把兩隻纖白的蹄子伸過去,任由男人微涼修長的十指捏捏揉揉。
    她仰躺在床上,木呆呆地盯著那雙漂亮的大手出神。
    好不可思。那是一雙操縱佔據的手,她曾經無數次看過他用那雙手握搶,拿刀,毫不留情地清除掉一切威脅,心狠手辣冷酷無情。而現在,那雙手竟然在給她按摩小腿,力道輕柔,小心翼翼……
    眠眠心頭微顫,忍不住動了一下。
    陸簡蒼動作驟然頓住,黑魆魆的眸子抬起來,直視她,英挺的眉擰起一個結:“​​疼?”

    “……呃,沒有。”她胡亂地搖頭,整張白皙的俏臉漲得通紅一片,心底溢出絲絲甜蜜。遲疑了會兒後,她忽然道,“陸哥哥,你想好我們的兩個寶寶叫什麼名字了麼?”
    他英俊清冷的臉龐隱在暗處,看不清臉上的表情,沉默片刻後,微微搖頭,“沒有。”
    這個回答眠眠倒是不意外,她摸著下巴琢磨了會兒,然後眨眨大眼睛,“大名的話可以讓爺爺幫我們取。我們先給兩個包子取個小名——”說著一頓,換上副嚴肅的表情,“我聽說,給小朋友取乳名,越low的名字越好養活,什麼鐵柱啊,狗蛋啊都很好!”
    “……”

    陸簡蒼下​​頷的線條微微僵硬,抬眸看向她,眼色深得不可見底,極緩慢地重複:“狗……蛋?”
    “你覺得呢?”她很認真地徵求他的意見,兩隻小手指做蟲蟲飛,繼續道,“聽說封家的兩隻叫泰泰和迪迪?這難道是你們美國人取名字的獨特愛好?那不然……咱們叫哮哮和天天?”
    “……”=_=……
    陸簡蒼終於聽不下去了,捏住她的下巴俊臉埋底,將那張開開合合的小嘴堵得嚴嚴實實。

弱水千流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