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氏謀的,是傅家百年氣運。
傅侯爺謀的,是權勢前程。
夢裡的她是被博弈輸掉的廢棋,母親投寰自盡,她被匆匆低嫁給陸家那位名滿天下的寒門子弟,卻在大好年華,匆匆早逝。
當她睜眼醒來,冷笑出聲,你們都該好好懺悔!

莞爾wr小說長嫡第二百八十九章 柚子

作者:莞爾wr|發佈時間:2016-08-09 10:50|點擊:

    傅明華如此刺激她,她卻不動聲色,此時裝著沒事兒人似的。
    她與傅明華交換了個眼神,便召了容妃派來的人前來問話:“今日妹妹請了哪些人?”

    那宮人恭敬回話,說是有容三娘,有三公主燕瑋。
    崔貴妃問到了話,便讓靜姑賞了東西,尋了個藉口將人打發了,回頭與傅明華狠聲道:

    “也不知這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說是身體不適好些天了。”
    前些日子,傅侯爺與顧惟庸喝酒,聽他說容妃近來身體不適,想吃柚子。
    當下與顧惟庸分離之後,回頭便令人尋了些許新鮮柚子,想方設法送進了容七爺府裡。
    今日才使容三娘帶進了宮中。
    容妃讓人將柚子剝了皮,割開了之後才送進來。
    那柚子帶著特有的香氣,容三娘懷了身孕,喜食酸的,聞著這味兒便有些受不了。
    傅侯爺選的柚子不錯,看著晶瑩剔透的。
    容妃招呼著:“嚐嚐味道如何。”
    要是平時,容三娘定是不敢吃的。
    她以前雖然少有心機,但這樣多年,也是學乖了。她的母親鄭國夫人當初不明不白的就死在了宮中,背地裡也有人與她說是容妃下的手。
    現在她懷了身孕,容三娘也防著容妃害她的。
    可此時燕瑋都在,容妃哪怕就是要害她,也不可能害自己的女兒。
    因此容三娘微微一笑,一手撫著肚子,一面看著燕瑋就道:“雲陽嚐嚐喜不喜歡,若是喜歡,便使傅長勝多送一些。”
    她說這話時,眼角余光望著容妃看,容妃神色溫和,笑著還使黎媼為她自個兒也取了一些。
    容三娘心頭一鬆,燕瑋不疑有他,便取了柚子咬了一口,一雙眉便擰了起來。
    她也是懷孕,不過奇怪的是,容三娘懷孕明明喜食酸,偏偏她是被嬌養得半點兒酸味兒都吃不得的,因此勉強吃了一塊,便再也不肯多用了。
    倒是容三娘,看她都吃過了,容妃又未制止,便心中一鬆,也取了一塊來吃。
    她身懷有孕,正是喜食酸味兒的時候,一連吃了兩塊也未見停止,只覺得確實好吃。
    卻沒注意到一旁容妃微笑著,眼裡露出幾分憐憫之色。
    傍晚時燕追提前讓人傳了話過來,崔貴妃想念兒子,便與傅明華在遊廊外等候。
    蓬萊閣內的湖面上已經結了冰,坐在廊邊的椅子上,哪怕抱著暖爐,身披厚厚的皮裘,都覺得寒冷異常。
    崔貴妃一面心不在焉的說話,一面拉長了脖子望。
    直到穿了黑色羽氅的燕追朝這邊大步走來時,她才鬆了口氣。
    雖說之前總聽說燕追沒有大礙,但那隻是聽說罷了,此時見著總算是放心了。
    傅明華也站了起身來,燕追一來先向崔貴妃請了安,崔貴妃喚他起後,他才看了傅明華一眼,伸手替她提了提皮裘,一面以手背在她臉頰蹭了起來。
    他一來便光明正大的佔她便宜,傅明華便抿了唇,臉頰微紅的將頭別開。
    崔貴妃瞪了兒子一眼,只是見他沒有收斂,便也裝著沒看到一般了。
    “傷勢好些了沒?”
    她問著燕追話,燕追就點了點頭:“已經好多了,本來也只是輕傷,沒有大礙。”
    傅明華聽他與崔貴妃有問有答,便安靜的站在一旁聽著,想起他之前微涼的手背,便將手從皮裘中伸了出來。
    燕追眼角余光注意到,看她手中捧了銅爐,還將外頭裹著的絲囊揭開,還以為這手爐不暖了,正要吩咐人換一個送來,一面就伸手過去碰了碰溫度。
    她卻取了頭上一隻金簪,將蓋子揭了之後,拿著簪尖伸進去撥了撥,露出裡面燒得正好的碳,才又將蓋子蓋上,套好了絲囊,才將這手爐放到了燕追手裡。
    傅明華這動作讓燕追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
    一旁崔貴妃瞧得分明,眼中露出滿意之色,燕追卻將手爐又送了回去,目光由冷硬變得柔和:

    “拿著!”
    他將手爐放進傅明華掌中,使她一雙手都抱住了爐子,自己手掌便順勢捂到了她手背上,正與崔貴妃說著此次受傷經過,外頭卻有內侍匆匆而來,似是十分慌張,跑得跌跌撞撞的,一路跑來踩在遊廊之上,發出'咚咚咚'急如鼓點般的聲響來。
    “娘娘,娘娘……”
    那內侍雙手提了衣擺,跑得飛快。
    崔貴妃應了一聲,那內侍便朝這邊衝了過來。
    “什麼事情,如此慌張!”崔貴妃喝了一聲,那內侍衝到跟前,便‘噗通’一聲,重重跪了下去。
    承香殿出事了!
    “容三娘子此時吐血昏迷,雲陽郡主也是命在旦夕,容妃娘娘身側的黎姑姑急急請了太醫令,此時皇上也去了。”
    聽了這話,崔貴妃登時臉頰肌肉便狠狠抽動。
    她緊抿著嘴唇,瞳孔縮小,抱著暖爐的手掌死死將爐子握緊了。
    聽到這消息,吃驚之後一股狂喜從崔貴妃心底湧了出來。
    容三娘出事了!容三娘竟然出事了!
    她轉頭看了傅明華一眼,眼中還帶著喜色,
    傅明華皺了眉,卻是仰頭望著燕追看,燕追唇角微抿​​,下巴繃出冷毅的曲線。
    容妃終於衝容三娘動手了。
    她會動手,傅明華其實是一點兒也不意外的。她都早就算計好了,容三娘勢力漸大,與燕瑋交好之後,數次三番使燕瑋與容妃為敵。
    此次燕瑋懷有身孕,外間傳聞,她腹中的骨肉有可能是忠於容塗英的幽州一員猛將李彥輝之弟,李彥安的骨肉。
    而當時燕瑋與李彥安相識,就是容三娘在珍寶閣設宴,為此還便燕瑋遭御史台中王植歲彈劾,而後燕瑋大怒之下,鞭打朝廷命官,而惹怒嘉安帝,被降爵奪俸,容妃心裡不可能不恨容三娘的。
    但凡心機深沉的人,疑心都重。
    容妃尤其如此。她自己心思復雜,便以已度人,總會覺得容三娘心懷惡念。
    畢竟如今兩人雖名為姑侄女,但關係微妙。
    嘉安帝忙完賑災事宜,總會接懷有身孕的容三娘進宮的。一個極有可能對自己抱著敵意,前來爭寵侄女,又有可能藉自己的女兒來打壓自己,容妃怎麼可能會等著她平安進宮,又生下孩子呢?(未完待續。)

莞爾wr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