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过劳而死的医生转世大康第一奸臣之家,附身在聋哑十六年的白痴少年身上,究竟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上辈子太累,这辈子只想娇妻美眷,儿孙绕膝,舒舒服服地做一个蒙混度日的富二代,却不曾想家道中落,九品芝麻官如何凭借医术权术,玩弄江湖庙堂,且看我医手遮天,一统山河!

第一卷奸臣之子第八百一十五章【相見】(下)_醫統江山

作者:石章魚|發佈時間:2016-08-09 10:48|點擊:

    七七進入禪房內,看到緣木大師盤膝坐在蒲團之上,即便是自己的到來也沒能讓緣木起身相迎,七七並沒有介意,畢竟緣木在天龍寺德高望重,對這種方外之人得道高僧,不可以對待臣民的態度一概而論,她微笑道:“大師安好!”

    緣木道:“女施主今日前來是為了了卻貧僧的那樁心願嗎?”他的表情平和而安詳,雙目之中充滿慈悲之色,如同一個寬厚的長輩。

    七七點了點頭,她來到緣木對面的蒲團上坐下,輕聲道:“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全都記在了這裡。”她指了指自己的頭,然後溫婉笑道:“如果大師需要,我現在就可以寫出來。”

    緣木嘆了口氣道:“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必要了。”

    七七望著他,雙目中充滿了迷惑,胡小天不是說緣木想要用母親當年的秘密來交換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現在自己來了,這老和尚卻為何說沒有必要了?難道他已經不想要那本心經了?

    緣木道:“公主殿下想問什麼?”

    七七道:“大師認不認得我的娘親?”

    緣木道:“一面之緣,談不上熟悉。”

    “那日在大相國寺,大師為何要一掌將明晦的佛塔擊毀?”

    緣木道:“不破不立,不死不滅!”

    七七道:“當年明晦和我娘親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

    緣木靜靜望著七七:“過去的事情施主又何必刨根問底?”

    七七道:“我心中有著太多的困惑,還望大師慈悲為我指點迷津。”

    緣木道:“困由心生,魔由心生,施主希望答疑解惑,可卻不知因果循環,一念一滅一念又生,就算老衲可以回答你一個疑問,可是因為這個答案卻又生出無限的困惑,施主又何必周而復始,問道無窮呢?”

    七七道:“大師所謂的不死不滅就是這個緣故吧?”

    緣木的目光一如古井不波。

    七七道:“看來昨日的殺局就是大師所設!”

    緣木萬古深潭般沉靜的目光第一次泛起了波瀾。

    胡小天道:“為什麼?”

    姬飛花嘆了口氣,她向佛像恭敬拜了三拜,將手中的燃香插在香爐之上。

    胡小天忍不住道:“你什麼時候開始信佛了?”

    姬飛花的目光久久凝視著這尊佛像道:“因為這尊佛像不同。”

    胡小天因她的這句話向佛像望去,只不過是一尊普通的泥塑地藏王菩薩像,卻不知有什麼不同。

    姬飛花道:“這尊就是楚家的長生佛。”

    胡小天內心劇震,他萬萬想不到讓洪北漠窮盡半生尋找的長生佛像原來就在這裡,光明正大地擺在佛香閣,而且時常有大康皇室朝臣出入其中,就連洪北漠也曾經到這裡來過,卻眼睜睜看著長生佛像錯過。

    姬飛花道:“佛中有佛,其實長生佛像原本也沒什麼稀奇,只不過是老爺子當初故意留下的一個誘餌,在外人看來這長生佛像卻是神秘無比。”

    胡小天又想起當初在裂雲谷中找到的那尊長生佛,難道只是障眼法?是楚扶風故意留下將洪北漠引入歧途的誘餌?洪北漠若是知道他的師父讓他在這件事上做了那麼多年的無用功只怕會憤怒的發狂。

    姬飛花道:“你見過空見大師了?”

    胡小天點了點頭。

    姬飛花轉身望著他的雙目,輕聲道:“天下間能從空見面前從容離開的恐怕只有你了。”

    胡小天笑了起來:“我跟他並沒有交手。”

    “如果交手,你沒有取勝的可能。”

    胡小天對這一點並無異議,過去他面對任何高手都會感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可是面對空見的時候,他根本感覺不到空見給予的壓力和殺氣,甚至於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機,如果不是空見開口說話,他甚至感覺不到對方的生命力,莫測高深。他低聲道:“其實武功並不能解決一切,否則坐在王座之上的就應該是天下最頂級的高手。”

    “是啊!”姬飛花由衷感嘆道。

    胡小天道:“其實我早就該想到,你和空見大師是認識的。”

    姬飛花輕輕點了點頭:“我只是好奇,你是如何從他那裡從容離開的。”

    胡小天笑道:“他欠楚家一個人情,只有還了這個人情才能得到解脫,越是這種近乎得道的高僧越是喜歡鑽牛角尖兒。”

    姬飛花道:“我答應了他,只要他把你留下三天,他欠楚家的人情就算兩清了。”

    胡小天道:“我告訴他,他若是不讓我走,我就自斷經脈,我若是死了,他不但還不了楚家的這個人情,而且還要多一筆血債,你不會放過他,會把我的死算在他的頭上。”

    姬飛花呵呵笑了起來:“你如何斷定我會這樣做?”

    胡小天沒有說話,只是靜靜望著姬飛花的雙目,姬飛花的目光率先軟化了下去,然後小聲道:“我會!”

    在胡小天聽來,這兩個字堪比這世上最動人的情話,內心之中不由得一陣激盪,不過他很快又回到現實中來,低聲道:“你本來是不是想殺七七?”

    姬飛花道:“是!”

    “可後來你卻放棄了。”

    姬飛花道:“當年大康皇宮之有兩顆頭骨,其中一顆被龍宣嬌偷偷帶到了天香國,另外一顆落在了七七的手裡。當初我們一起闖入清玄觀的時候,從蘇玉瑾手中奪得了那顆頭骨。”

    這些事大都是胡小天親身經歷,他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也是在被困清玄觀的時候,他方才知道姬飛花竟然可以感悟到頭骨中的信息,姬飛花無疑是天命者的後人。

    姬飛花道:“頭骨中遺留的特定信息只能是特定的人方才能夠感悟,所以我並不擔心胡不為拿走那顆頭骨。”

    胡小天點了點頭,姬飛花應該是那顆在玄清觀發現頭骨的後人。這件事他也從七七那裡得到了印證,七七縱然拿到了那顆任天擎送來的頭骨,一樣不會產生任何的反應。他低聲道:“頭骨裡面隱藏的信息應該是只有和死者有血緣關係的後人才能繼承。”

    姬飛花道:“所以我以為只要除掉永陽公主,那麼洪北漠的計劃自然全盤落空。”她望著胡小天道:“若非你和七七之間的關係突然破冰,我也不會急於做這件事。”她是擔心胡小天和七七聯手,以後自己再想除掉七七無疑會難度倍增。

    胡小天道:“其實未必一定要殺她。”

    姬飛花咬了咬嘴唇,她低聲道:“我本以為可以窺探她腦中的秘密,可是”說到這裡她突然又停了下來。

    胡小天見她許久都不說話,忍不住道:“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何突然放棄了殺死她的打算?”

    姬飛花的表情顯得極其猶豫,過了一好一會兒方才道:“因為我侵入她腦海的剎那,我看到了一個人的影子”

    胡小天道:“誰?”

    姬飛花下定決心道:“我爹!”

    胡小天內心一怔,姬飛花的父親就是楚源海,七七的腦海中怎會有楚源海的影像?這不科學,楚源海遇害的時候,七七還未出生。可是權德安臨終前曾經告訴過自己一個關於七七身世的秘密,她乃是凌嘉紫懷胎七年所生,也就是說凌嘉紫受孕之時,楚源海還未遇害。

    姬飛花道:“不知為何,我從她那裡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東西,就像是”她不知應該如何來形容,只是向來殺伐果斷的自己在那一刻竟然猶豫了,她無法下得去手。

    胡小天道:“你和她都擁有天命者的血統,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心中卻在此時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推論,根據自己了解到的情況,楚源海應該是天命者,凌嘉紫應該也是天命者,或許七七就是他們的女兒,所以當初凌嘉紫才會懷孕七年方才將她生下,七七才是血統純淨的天命者。

    姬飛花很可能是七七同父異母的姐妹,不過她的血統應該比不上七七純正,按照徐老太太的說法,她乃是楚源海和火種結合所生。胡小天細思極恐,倘若不是權德安臨終前告訴他的這個秘密,任何人都不可能將七七和姬飛花聯繫在一起。姬飛花所說的那種熟悉感覺,也不是什麼同樣擁有天命者的緣故,而是因為她們本身很可能就是姐妹,血脈相連,同根同宗,這才是姬飛花在下手除掉七七之時會想起父親的原因,也正是這個緣故,她放棄了殺死七七,同樣也避免了一場姐妹相殘的悲劇。

    當然胡小天也不敢百分百確定,畢竟楚源海和凌嘉紫都已經死去,誰也無法證明他們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姬飛花輕聲嘆了口氣道:“或許是吧。”

    胡小天道:“其實就算你殺了七七也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這個麻煩。”

    “為何?”

    胡小天道:“頭骨不止是大康皇宮中收藏的兩顆,我在五仙教總壇就發現了另外一顆,如今被收藏在天機局七寶玲瓏樓內,七七對這顆頭骨卻是毫無反應。”

    姬飛花道:“你曾經說過,當年除了被大康皇室剷除的兩名天外來客之外,還有其他人。”

    胡小天點了點頭道:“除非找到所有的頭骨,並將之全部銷毀,或許才能根除隱患。”

    新建八爪群,章魚坐鎮,歡迎加入:五一六七六四二零三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石章魚說:

請給我一個贊: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