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當正室的小妾不是好小妾,
不想當皇後的嬪妃不是好嬪妃。——嚶鳴為妾妃準則一
在保證自己不動心的前提下,盡量占據帝王之心。——嚶鳴為妾妃準則二
嬪妃撕逼大戲開演,坑品有保證!

尤妮絲小說清宮妾妃第853章、永遠夫綱不振

作者:尤妮絲|發佈時間:2016-08-09 10:50|點擊:

    永瑤不識趣跳上來叫嚷:“汗阿瑪,兒子有話要說!”
    弘曆暗想,小十六這孩子,果然太不成熟,連察言觀色都不會……心下一嘆,卻也不好跟個十四歲的孩子一般見識,便道:“你說吧。”

    永瑤嫩生生的臉頰上露出幾分忸怩之色,“汗阿瑪給十四哥選了福晉,那兒子呢?”
    一聽這話,弘曆笑了,永琚也笑了。嚶鳴卻輕輕一嘆,這孩子,就這麼等不及了?便踩著腳踏,端坐在了羅漢榻上。
    永琚躬身道:“汗阿瑪,方才出去的三個秀女中,那個年紀小的,長相甚是可人,十六弟約莫是中意了。”
    弘曆略一忖,便明白永琚說得是誰了,心下暗自發笑。
    永瑤卻鼓著腮幫子道:“我才沒中意呢!十四哥別胡說!”
    永琚呵呵笑了:“十六弟莫不是害羞了?真瞧中了也沒什麼,請汗阿瑪賜婚既可。”
    永瑤惱了,漲紅著臉蛋脫口吼道:“我沒瞧中佟佳氏!我瞧中的是林晞露林妹妹!”
    永琚有些傻眼,“又是'林晞露'??”——方才在阿哥所,十六弟便口口聲聲說要娶此人!此人到底是誰?!
    弘曆臉上的笑容瞬間斂盡,他沉著嗓子問:“林晞露是誰?!”
    嚶鳴見弘曆心情不妙,便細聲說:“是漢軍鑲黃旗秀女,其父是光祿寺卿林至善。”
    弘曆臉色陰沉不見,反而更黑沉了幾分,“既是秀女,永瑤如何認得其人?!又是為何非要娶她?!”
    嚶鳴訕訕笑了笑:“永瑤打小就淘氣,所以假扮成太監,溜進了聚秀館……”
    “荒唐!!!”弘曆一巴掌拍在了紫檀倭角炕桌,拍得桌子一聲“哐啷”響,把永瑤也嚇得小心肝一跳。
    見弘曆把孩子都嚇壞了,嚶鳴不免有些不悅:“犯得著如此置氣嗎?選秀,不就是為了給皇子皇孫、宗室子弟拴婚嗎?!難道你想留幾個好的給自己?所以不肯叫兒子去瞧?!”
    這種酸話堵上,弘曆生生啞了火,哪裡還顧得生兒子的氣,連忙先哄嚶鳴:“朕生氣,不是因為他溜進聚秀館,而是堂堂阿哥,竟然穿太監的衣服,當真是荒唐!”
    嚶鳴“噗嗤”笑了,男人的嘴巴呀,該口還真快!
    永琚不由摸了摸鼻子,在皇額娘面前,汗阿瑪永遠夫綱不振啊……
    嚶鳴燦然笑著,溫聲細語對永瑤道:“以後不許穿太監衣服了,記住了嗎?”
    永瑤立刻點頭不迭,如小雞啄米。
    嚶鳴又含著笑靨對弘曆說:“那個林氏,我已經見過了,模樣出挑,不遜色瓜爾佳氏,學問不差,可比肩伊爾根覺羅氏。”
    弘曆不屑地輕哼了一聲,“再出挑,也終究只是個漢軍旗秀女!”
    種族歧視的問題,想來在弘曆心裡是消不了了,嚶鳴便道:“左右永瑤喜歡,給她抬旗又何妨?這種事兒又不是沒有先例!”——福彭之母曹佳氏便是先例,聖祖爺寵信保姆之子曹寅,故將曹寅之女抬旗為曹佳氏,許配平郡王訥爾蘇為嫡福晉冷情王爺純情妃。
    永瑤急忙點頭:“就是就是!曹家還是包衣旗呢!林家好歹還是漢軍旗呢!”
    弘曆狠狠瞪了這個不懂事的兒子一眼,那眉頭皺得都能夾蒼蠅了。
    永琚見狀,急忙道:“十六弟,你鬼迷心竅了不成?娶個漢軍旗福晉,你也別怕丟人!”

    永瑤昂著脖子道:“我不怕!我娶喜歡的女子為福晉,有什麼好丟人的?!”
    永琚被自己弟弟嗆得一噎,鼻子都歪了半邊,他以前怎麼沒發現,自己弟弟竟這般固執?
    永瑤振振有詞地道:“當年平郡王訥爾蘇不照樣娶了江寧織造曹寅之女為嫡福晉?那我也能娶林氏為嫡福晉。”
    “胡鬧!!”弘曆忍不住怒斥一聲,“平郡王一脈只是皇族遠支,也就罷了!你與平郡王豈能一樣?!你是朕與你皇額娘所出嫡皇子,娶漢軍旗之女為嫡妻,豈不是要為人笑話!”
    永瑤揚聲道:“汗阿瑪,兒子不在乎別人怎麼看!”
    弘曆怒極一哼,“你不在乎,可朕還在乎朕這張老臉呢!!”
    “汗阿瑪……”永瑤露出幾分哀求之色。
    弘曆拂袖道:“這事兒沒得商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豈有得你亂來?!”

    永瑤委屈地撅起了嘴巴,淚汪汪的眼睛轉而轉向了嚶鳴,他可憐巴巴的,活像只被遺棄的小京巴犬。
    嚶鳴無奈地嘆了口氣,便對弘曆道:“永瑤看人的眼光不差,那林氏,我也特意掌眼了,出了家世之外,其餘的無可挑剔。”
    弘曆不屑地道:“家世低微,便是最大的挑剔之處!只這一點不過關,就斷斷不配做皇子嫡福晉!”
    嚶鳴顰眉,暗道,弘曆心中的家世門第觀,的確太重了些……永瑤的婚事,注定要多些坎坷了。
    永琚暗自思量了片刻,便笑著道:“汗阿瑪,十六弟看樣子是著實喜歡林氏。奈何林氏門第卑微,不如……不如折中一下,汗阿瑪將她賜給十六弟做側福晉吧。”
    聽了這話,弘曆心中倒是一動,這個秀女,鳴兒既說好,想來是不差的,許配永瑤做側室,想來還是使得的。
    永琚自是一片好心,可惜永瑤不領情,永瑤紅著眼圈道:“我不要!!我不要她做側福晉,我就要娶她做嫡福晉!”
    這話一出口,只叫弘曆心頭的怒火再度湧起,當即罵道:“混賬!!”

    永琚也生氣了,自己好心竟被當成了驢肝肺!不禁也惱怒地道:“十六弟!那林氏到底給你灌了什麼*藥了?!是不是她狐媚著你,非要你娶她為嫡福晉?!”——小小漢軍旗秀女,野心倒是不小啊!!
    弘曆聽了永琚這番話,鳳眼瞬間冷厲了下來,自己嫡親的兒子,豈容得一個漢軍旗女子狐媚妖惑?!
    這一刻,嚶鳴分明看得出來,弘曆動了殺心……
    弘曆冷聲問:“永瑤,是否是那林氏央求,非居正室不可?!”——若真如此,此女不可留之!在弘曆秉性護短,在他眼裡,自己的兒子都是好的,若做出違逆之事,也必定是有人教唆!
    永瑤急忙擺手道:“才不是呢!汗阿瑪,她什麼都沒要求,是兒子喜歡她,所以才想娶她為嫡福晉的!”
    弘曆瞇著冷湛的眸子,心中猶疑難定。(未完待續。)

尤妮絲說:

請給我一個贊: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