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李謙肖想了當朝太后姜憲一輩子。
今生,李謙卻覺得卻千里相思不如軟玉在懷,把嘉南郡主姜憲先搶了再說......
PS:重要的事說三遍。 這是女主重生文,這是女主重生文,這是女主重生文。

吱吱小說慕南枝第二百九十章 晚膳

作者:吱吱|發佈時間:2016-08-09 10:50|點擊:

    姜憲不由為李長青捏了把冷汗。
    他剛剛訓完老婆,家裡的僕婦就能打探得到消息,而且訓了些什麼都知道……想她在宮裡的時候,別說貴人們說了什麼話,就是中午吃了些什麼東西,那都是打聽不出來的。誰要是連自己的這些事都藏不住,也就沒有資格在宮裡混下去了。
    李家的後宅,早已經成了個篩子吧?!
    可到了用晚膳的時候,她卻見到了據說被“禁足”了的何夫人。
    何夫人朝著她很勉強地笑了笑,眉宇間難掩深深的疲憊和些許的尷尬。
    可見何夫人縱然沒有被禁足,日子也不太好過。
    這讓姜憲想到那些被孝宗和先帝冷落的妃嬪,一天天數著日子,沒有個盼頭。
    她朝著何夫人善意地笑了笑。
    何夫人突然間淚盈於睫,飛快地轉過頭去,吩咐身邊一個穿著碧綠色素面杭綢比甲的丫鬟道:“小蕙,讓程嬤嬤她們上菜吧!”
    那個叫小蕙的丫鬟恭敬地行禮,退了下去。
    何夫人就對姜憲道:“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我就讓灶上的師傅把他們拿手的菜都做了一樣。你慢慢地嘗,覺得好吃的,就記下來,下次讓他們再做。覺得不好吃的,就跟灶上打個招呼,以後把那道菜從菜單上下來……”

    那李家飯菜的口味豈不都依她的喜好而行?
    這怎麼能行?

    她自幼在宮里長大,跟著太皇太后一起用膳,已經養成了只求營養不求口味的飲食習慣,只要有利於身體,不管是水煮還鹽拌的,她都能吃下去。早已失去了對口味的追求。
    而那些傳承百年的私房菜之所以能人人稱讚,還是因為有很好的口味。
    李家的飯菜全是自己的喜好,怎麼可能做出讓人稱讚的菜品來。
    這與一個世家的形象可是極為不符的。
    姜憲笑道:“每個人喜歡的食材都不一樣,豈能依我的口味行事?何況我從小在宮里長大,口味單一,我覺得好吃的,別人未必喜歡。夫人讓我把灶上師傅的拿手好菜都慢慢地試吃一遍,我覺得挺好,卻不必按照我的口味去添減菜單。”

    何夫人對她的說詞好像很意外,看了她半晌,這才道:“難怪大人讓我什麼事都聽郡主的,郡主不愧是宮裡出來的,年紀雖輕,行事卻穩妥持重。如果換了別的千金小姐,就算是不把自己吃過的東西自吹自捧一番,也會把自己吃過的山珍海味點評幾句,郡主卻全是大實話。
    “可惜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
    “這是大人吩咐下來的。
    “說您是慈寧宮里長大的,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沒有見過,沒有吃過。若是連您都喜歡,那肯定是好東西……”
    姜憲汗顏。
    覺得李長青又是一個被傳聞擊敗的人。
    實際上宮裡的日子有些還比不上外面的那些大商賈。
    房子逼仄不說,還大多數都朝向不好,這些年來因國庫空虛常常不能及時修繕,那些小宮女小內侍有時候奮鬥那麼多年就是為了能住上個好一點的廂房,能在寒冷的冬天看見陽光照進自己的地方。
    可這些事,她就算是跟李長青說,李長青估計也不能理解。
    她索性道:“那就依夫人所言,如果遇到我不喜歡吃的,我就跟灶上的師傅說一聲。”
    何夫人笑著應“好”,居然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這樣何夫人的日子得過得多憋屈啊!
    姜憲看著都替她難過。
    偏偏何夫人不以為然,跟姜憲道:“大爺還找了個姓寧的媳婦,十分擅長做藥膳。她被大爺安置在了西跨院。你正房後面的一個兩間的退步,正好可以做個小廚房。你以後要是覺得這邊的飯菜不好吃,就在你自己的小廚房裡用膳好了,不必專門過來一趟。”
    在這種事關自己吃飯、睡覺的大事上,姜憲向來不會客氣的。
    她笑著說“好”,繼續聽著何夫人嘮叨。
    坐在她對面的李冬至忍不住,她輕輕地踢著自己母親的小腿。
    可惜何夫人壓根就沒有註意到女兒的小動作,在李冬至第三次踢自己母親的小腿時,何夫人終於發現了,卻沒有明白李冬至的用意,而是又氣又惱地瞪了李冬至一眼,繼續和姜憲說著山西都有些什麼好吃的。
    姜憲禮貌地微笑著,聽何夫人說話。
    李冬至又羞又憤,卻又沒有辦法,好不容易等到晚膳上了桌,何夫人才安靜下來。
    姜憲不由想,難道我以後就每天這樣與何夫人為伍,不是說吃就是說穿嗎?
    可這些好像都不是她擅長的。
    不知道何夫人會不會失望。
    姜憲向來吃得精而少,何況是晚膳,她吃得就更少了。
    但禮儀教養告訴她,她不能在何夫人之前放下自己筷子,就讓玉儿給她盛了湯,慢慢地喝著,等著何夫人。
    她眼角的余光無意間從李冬至身上掠過。
    李冬至也在喝湯。
    她抿著嘴,拉著個臉,好像在生悶氣。
    姜憲覺得很有意思,笑著打量她。
    她一開始還氣鼓鼓地用筷子戳著碗裡的雞塊,可當她發現姜憲在看她的時候,她的臉頓時通紅,筷子都不知道怎麼拿了似的,夾一個菜要好幾次,低著頭只吃自己面前的菜餚,羞怯得不得了。
    讓姜憲想起了小時候她種的一株含羞草。
    李謙的這個妹妹還挺有意思的。
    念頭在姜憲的腦海裡掠過,她不由坐直了身子伸著脖子朝外望去。
    外間,李長青和他的幾個兒子正圍在一起吃飯。
    李謙的生母還活著的時候,李長青最喜歡的事就是坐在桌邊一面和妻子兒子說閒話,一面吃飯。可現在,他們都要遵守禮儀,吃飯的時候不能說話。連喝湯,都不允許發出響聲來。
    他很不習慣。
    想到屏風後面的嘉南郡主,他還是忍了下來。
    姜憲卻不想忍。
    這樣一家人在一起吃飯也太難受了。
    還要分男女。
    為什麼不學周禮,分桌而食?
    難道別人家也是這樣用膳的嗎?
    她決定明天找個人問一問。
    而且有空的時候,最好還是讓自己那個所謂的小廚房給她做飯吃好了。
    雙方都有些不自在的吃完了飯,移到旁邊的宴息室喝茶。
    李長青就問李謙:“你剛剛成親,四川的事,就讓謝元希代你走一趟吧!你在家裡好好的陪陪郡主,讓郡主能早點熟悉家裡的佈局。”
    ※
    親們,給弦歌幾重的靈獸蛋加更!
    o(n_n)o~
    老朋友相遇,謝謝一直以來的支持!
    ※(未完待續。)

吱吱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