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靜姝忍辱負重茍活一世,臨死的那一刻才幡然醒悟悔不當初。
如果上天給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會對那個辜負了她一生的男人說三個字:
給我滾!!!

尋找失落的愛情小說洛陽錦第三百八十六章 疑心(二)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發佈時間:2016-08-09 11:01|點擊:

    跪在殿裡的皇太孫巋然不動,原本頗有信心的燕王卻暗道不妙。
    他太了解皇上的性子了。相信一個人的時候,最好糊弄。可一旦翻了臉,就徹底翻臉無情,心狠手辣。
    也不知這摞信裡到底寫了些什麼,竟讓皇上動搖了。
    燕王的心中蒙上了一層陰影。
    這半年來,他一直在燕王府裡養傷。傷好了之後,便迫不及待地進宮陪伴皇上。因為太子一直在調養,不能上朝理事,皇太孫又領兵在外。皇上很自然地讓他上朝聽政,還領下了戶部工部的差事。
    他不動聲色地拉攏官員培植親信。
    一切都很順利。
    然而,皇太孫平定叛亂得勝歸來,立刻將他取得的微薄優勢打消的一干二淨。昨天那場盛大的慶功宴,已經令他嫉恨不已。更沒想到,今天皇太孫就在朝堂上對他重重出擊!
    “父皇,兒臣可以對天發誓,從未和安王有過書信來往,更不可能是刺殺一事的主謀。”燕王一臉義憤填膺地張了口:“如果兒臣有半個字假話,兒臣甘受千刀萬剮之極刑!”
    燕王信誓旦旦的毒誓,讓皇上的神色為之一緩:“朕又沒說不相信你,發這樣的毒誓做什麼。”
    這幾年來下的苦功果然沒有白費。
    皇上對他到底還是信任偏寵的。
    燕王並未因此就放了心。皇太孫選擇這個時候發難,來勢洶洶,手段不可能就這麼簡單。
    果然,就听皇太孫朗聲道:“皇祖父,孫兒看過這些信,原本也是不信的。不過,安王言之鑿鑿,一口咬定了燕王是主謀。是非黑白,不能只聽信誰的一面之詞。反正安王已經被帶回京城了,不如就召安王上殿來,和燕王當面對質。”
    這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事到如今,也顧不得丟人不丟人了。
    皇上目光陰沉,冷然道:“好,現在就宣安王上殿!”
    ……
    比起好相貌的太子燕王,安王的形象可就差的遠了。身材肥胖,眼睛不大,看著一臉蠢鈍之相。
    也因此,皇上素來不太喜歡這個兒子。等安王成年之後,便打發他去了藩地。
    時隔多年未見,安王比年少時更胖了。一路上坐著囚車被押解到京城來,自是乾淨整潔不到哪兒去。目光茫然呆滯,帶著倉惶怯懦之態。
    進了金鑾殿後,安王步履有些遲疑緩慢,在皇上面前跪下了:“兒臣見過父皇!”
    皇上嫌惡地冷哼一聲,冷冷說道:“朕沒有你這樣的兒子!意圖行刺朕和太子,然後又起兵造~反,朕真沒想到,你竟還有這樣的膽量和野心。”
    安王渾身一顫,連連磕頭求饒:“父皇請聽兒臣一言(主繼承者)男主那麼帥!。兒臣所為,都是受燕王慫恿指使啊!兒臣一個人,哪有這樣的膽子。有書信為證,請父皇明鑑!懇請父皇看在父子一場的情分上,饒過兒臣這條性命!”
    頭磕得又響又重,額上很快就血跡斑斑。
    皇上半點都沒心軟,冷笑道:“你倒是打的好主意。只憑著這幾封書信,就妄想將髒水都潑到燕王的身上。你莫不是以為朕老糊塗了,可以任由你糊弄?”
    “這書信,分明是你找人模仿燕王的筆跡仿造出來的!”
    安王立刻哭喊了起來:“已經到了這地步,兒臣斷然不敢再欺瞞父皇。這些信,確實是燕王寫過我的。”
    “兒臣離開京城這麼多年,從未回過京城。對燕王的筆跡並不熟悉,就是想找人模仿也不可能啊!父皇,你可別冤枉了兒臣,放過了真正的主謀啊!”
    安王撕心裂肺的哭喊著,眼淚鼻涕都流了下來,看著狼狽之極。
    燕王怒目而視:“安王,你刺殺父皇,起兵謀~逆,俱是不容錯辨的事實。如今窮途末路了,又惡意栽贓嫁禍於我。像你這樣的人,還有何顏面來見父皇,有何顏面面對朝廷百官,又有何顏面苟活於世!”
    又抬頭看向皇上,一臉的慷慨決然:“父皇,兒臣行得正坐得直,從未做過半點不利父皇的事。父皇若是不信,兒臣願以死明志!”
    說完,起身便向金鑾殿的柱子衝過去。
    這一下若是撞到額頭,不死也要受重傷!
    皇上陡然色變:“來人,快攔住燕王!”
    守在殿內的御林軍侍衛眼疾手快,在燕王的額頭即將撞到柱子之前攔下了要以死一證清白的燕王。
    百官已經被這一連串的變故驚得不知該做何反應了。
    皇太孫冷眼看著燕王唱念俱佳的作戲,唇角揚起一抹譏諷的笑意,緩緩說道:“燕王既然堅持自己是清白的,大可不必這般激動要死​​要活。且聽安王把話說完!”
    安王用袖子胡亂得抹了眼淚鼻涕,一雙眼睛通紅,看向燕王的目光滿是痛恨:“燕王,你就別在這兒惺惺作態了!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生出野心,更不會一步步走到今天。”

    “我既是要指證你,證據當然不止這幾封書信。”
    燕王心裡一個咯噔,心裡不妙的預感越來越濃,面上卻沒有半點心虛:“你有什麼證據?只管當著父皇和滿朝文武的面拿出來。”
    他行事一直小心謹慎,自信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這些書信分明是安王偽造的。安王還能拿出什麼“證據”來?
    安王對著皇上用力地磕了幾個頭,一臉悔恨:“這些書信是燕王寫過我的,我每一封都寫了回信。以燕王的為人謹慎,怕是早就將我的回信燒的干乾淨淨,連灰塵也找不到了。”
    “不過,我當日多留了個心眼,為了防止他日有變故,便將每一封回信都寫了兩遍。一封暗中送給燕王,另外一封便送進了母妃的手裡。”
    “母妃將這些信都藏在了寢宮一處十分隱秘的地方。這個地方,只有兒臣知曉。就在母妃寢室床榻下,從右往左數起,第五塊地板的下面。”
    “請父皇現在就派人到母妃生前的寢宮,將這些信都取來。兩相對照,就會知道兒臣說的都是實話了!”(未完待續。)

尋找失落的愛情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