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九妹是千年老窖池的第四十五代傳人,是華夏國有名的釀酒大師,人稱“酒娘子”。
可卻被丈夫和閨蜜合謀,奪了窖池,害了性命。
渾身流血的杜九妹倒入窖池之中,她的血激活了傳家玉佩,金光一閃,帶著千年窖池來到了大安朝。
有千年窖池在,杜九妹不在乎身在何處,也不在乎多了一大堆極品的親戚。
接下來上演的便是杜九妹一邊釀酒發家致富,一邊和極品各種開撕的故事·····

七星草小說酒娘子第九百二十四章 盤問

作者:七星草|發佈時間:2016-08-09 10:48|點擊:

    到了這樣的境地,這杜九妹居然還可以如此怡然自得。
    “你一點沒有做人質的自覺。”蕭坤似笑非笑道,饒有興趣地看向杜九妹。前世為什麼每次看到杜九妹都覺得厭煩,可這一世多看一眼,就越喜歡這個女人。
    杜九妹翻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白眼,幾乎是用鼻孔對著蕭坤,道:“你就希望看到我求饒的樣子,我怎麼能讓你如願。在你不能虧待我的處境下,我是斷然不會那麼做的。”
    “呵呵,有趣。”蕭坤道,“如果以前你這樣,或許我會喜歡上你。”
    “感謝你,太感謝你了,以前沒有喜歡上我。”杜九妹諷刺道,男人就是賤,以前她整日一顆心在他身上,可是他當成了驢肝肺。現在她不在意這個人,可他又不甘心,賤兮兮地說喜歡她。
    “一如既往不討喜。”蕭坤道,無奈笑笑。
    “當然沒你的劉敏討喜,可是即便她那麼討喜,你在關鍵的時候,還不是放棄她,逃跑了。”杜九妹諷刺笑道,“你這樣的,更不討喜。”
    蕭坤一愣,疑問道:“你也知道劉敏也在大晉朝?”
    杜九妹幾乎是從鼻孔裡噴出兩團怒火,疑問道:“難道自以為聰明絕頂的蕭郡王不知道?”

    蕭坤自從那次見過劉敏之後,派了那多人查,可是到現在為止,仍沒有找到線索。由此可見,劉敏不是簡單的身份,她已經磨平了留下的線索。
    “我是見過劉敏一面,可是卻沒有查到有關她的信息。”蕭坤道,“你如果知道話,可以和我說一下。”
    這一次換成杜九妹似笑非笑看向蕭坤,冷笑道:“呵呵,是在擔心劉敏的報復吧?”
    蕭坤面上尷尬,之前他和劉敏合謀誤殺了杜九妹,可轉眼睛,他也成了劉敏眼裡的負心漢。
    “呵呵,劉敏可比我厲害啊,比我能幹啊。”杜九妹道,“京城裡,以至於大晉朝風靡已久的香皂,香水,你不覺得很熟悉嗎?”
    蕭坤也就是查到了夏公公這裡,接下來,就查不到了。
    “你是說劉敏是夏公公的人?”蕭坤皺眉道,現在夏公公可是晉武帝面前的紅人。如果這一次晉武帝挺不過去,那無所謂,他可以輕易對付劉敏。可如果晉武帝沒事兒,那他也動不了劉敏啊。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杜九妹道,“算了,現在京城裡那麼亂,我現在不和你說了。”

    蕭坤不知道劉敏現在到底什麼身份,心裡不踏實,而且那劉敏或許已經知道他的身份了,如此一來,他非常被動。
    “你怎麼樣才願意說劉敏的身份?”蕭坤問道,他迫切想知道情況,做好準備。
    杜九妹挑挑眉,道:“放我回去?”
    “換一個條件。”蕭坤道,“你知道的,事情重大,我不可能放你回去的。”
    “呵呵,那就算了,等我回去在告訴你吧。”杜九妹道,“不過,你放心吧,你是個郡王,劉敏一時半會也不會要了你命的。”
    杜九妹知道劉敏,但劉敏現在還不知杜九妹的存在。如果劉敏知道的話,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平靜。
    蕭坤無奈,只得作罷。
    不一會兒,德興回來了,帶來了蕭坤的晚膳,和一些孕婦吃的東西,擺了滿滿一桌子驚門。
    杜九妹已經一天一夜沒好好吃東西了,肚子餓的咕咕叫。
    一點也沒有做俘虜的自覺,洗了手之後,直接撕了一個雞腿吃起來。
    還是肉好吃!
    吃了一個雞腿,杜九妹喝了一碗雞絲粥,繼續吃菜。
    蕭坤慢條斯理地用膳,可是見杜九妹吃得猶如風捲殘雲,也很吃驚。
    “你怎麼吃得這麼多?”蕭坤問道,“你在廣陵王府,梁王府也這麼能吃?還是說孕婦吃得都這麼多?”
    杜九妹吃飽喝足,才緩緩說道:“這裡的飯菜好吃。”
    其實杜九妹想告狀的,不過想到那兩個眼皮子淺的丫鬟,不和她們計較。
    “呵呵。”蕭坤笑笑,“言不由衷。”
    就在這時,冬梅和夏荷嘻嘻哈哈回來了。
    見到蕭坤,頓時面露嬌羞,低下了頭。
    “讓你們好好伺候夫人,你們去哪裡了?”蕭坤道,“如果做不好,就不要做了,出去吧。”
    冬梅,夏荷面色蒼白,趕緊跪在地上,求饒道:“世子妃饒命,奴婢不是故意的,還請你發發慈悲。”
    杜九妹就是看不得丫鬟這樣,做錯了事情,還不承認。沒工夫理會這兩個心大,又虛偽的丫鬟,起身離開。晚上吃的有點飽,出去走走。
    蕭坤面色陰冷,給德興使了一個眼色,道:“拉出去,貶為灑掃丫鬟吧,好好學學規矩。”

    “郡王,郡王,奴婢,奴婢對您可是一片忠心啊······”冬梅哭喊道,“饒了奴婢吧·······”
    德興見主子的眼神越來越難看,趕緊堵了兩人的嘴巴,拉了出去。
    不管在什麼位置,都要謹記自己的本分。如果不能,那等待她的便是懲罰和毀滅。
    她現在是階下囚,就得有階下囚的本分,只要能吃好喝好,杜九妹一直隱忍自己的仇恨,避免刺激蕭坤這個變態,盡可能讓自己過得好一些,等待家人救援。
    蕭坤見杜九妹不和他說話,氣哼哼走了。
    杜九妹消消食之後,回來洗澡睡覺。
    半夜裡有點渴,杜九妹輕聲道:“紅袖,給我倒杯水。”
    冬梅和夏荷被帶走之後,紅袖就被調到了杜九妹身邊伺候。
    外面有腳步聲,不一會兒,有人倒了一杯水,走都塌前,遞給杜九妹。
    杜九妹端過來幾口喝完,把杯子遞過去的時候,發現伸過來的手是一個男人的手。
    “你是誰?”杜九妹急忙問道,“紅袖呢?”
    杜九妹的另一隻手拉開簾子,可是屋裡漆黑,並不能看清來人。
    “是我!”蕭坤道,順手點亮了蠟燭。
    “啊!怎麼是你!”杜九妹這次看清床邊的人,趕緊拿著被單裹住自己的身體。雖然她現在是個大肚婆,但······但如果蕭坤是個變態,就喜歡孕婦,那可怎麼辦?(未完待續。)

七星草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