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國公府的薛青衣重生成了甯國公府的蕭玉,從此薛青衣在二個靈魂和二大家族之間爭鬥游走,前世的大仇她還未報,今生又遇到一大票要她人命的豺狼,帶著一個智力低下的「前世小恩人」,薛青衣又該如何面對這一切?
還有那個郎豔獨絕,世無其二的小郎君,他為什麼總是糾著她不放?
蕭家二郎:你看光了我的身子,訛光了我的銀子,欺騙了我的感情,現在就想對我揮揮手,你。。。。 當真以為我就這麼好欺負?

一樓小說嬌女謀略第265章 冷眼觀戲

作者:一樓|發佈時間:2016-08-09 10:49|點擊:

    而此時端木情卻是再也坐不住了,指著蔣夢瑤道,“夢瑤姐姐,我一直以為你知書達禮,繡外慧中,沒想到你是如此落井下石之人,以前我真是錯看你了。”
    “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你這麼衝動干嘛。端木情你現在可還是呆在我們蔣國公府,你為了蕭玉值得這麼做嗎?別把自己弄得和蕭玉一副德性。”
    蔣夢瑤端起桌上小僧們早就沏好放著的山間野茶喝了一口,看了眼啞口無言的端木情,只覺得這口味濃濃的粗茶也不是那麼難喝了。
    “蔣夢瑤,我是什麼德性我自己知道,不過你現在的這副德真的很不好看。”薛青衣嘴角勾了勾,望著蔣夢瑤的雙眼裡滿是嘲笑,“你這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嫉妒我呢。也難怪我哥看不上你了。如果我是我哥,我也不會選你。”
    一旁的葉玲瓏和端木情差點沒笑出聲來,“薛青衣”這話可真是毒,蕭玉直接就笑出了聲。
    她們覺得好笑,蔣夢瑤可就不好受了。
    “薛青衣”的話讓蔣夢瑤一口粗茶差點噎住,她握著茶杯的手青筋暴露,胸中的怒氣翻江倒海而上,手上的茶差點就對著“薛青衣”的臉淋了上去,不過在這樣一個大家閨秀雲集的場合,她到底還是忍住了,她的胸脯劇烈地起伏著,盯著“薛青衣”眼神猶如一把利箭。
    她居然被嘲笑了,還是被一個舉國上下視為草包、粗鄙不堪之人給嘲笑了,偏偏她又無力反駁。
    從小到大蔣夢瑤都是被羨慕,恭維和掌聲包圍的那一個,何曾受過這樣的氣,她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而此時一道清脆如黃鸝般的聲音傳了過來,“五妹妹,幾日不見,你過得可好?家里人都挺記掛你的。”
    此人一登場,後院裡交談的聲音漸漸平息了下來,眾人的目光都向她望了過去。
    但見一個美少女踩著蓮步款款而來,此人唇若點櫻,眉遠如黛,笑語晏晏,鶴然就是幽居寧國公府的蕭蓉蓉,她身後跟著一個長相普通的小奴婢。
    “各位不介意蓉蓉坐這兒吧?”她看了看四周,笑道,“周圍沒有空位了。”

    薛青衣在心中冷笑,家里人記掛她?是記掛著怎麼勾陷蕭玉,把她弄死吧陛下有所不知。蕭蓉蓉今日主動過來,她也可以趁機看看這個肖老夫人一手養大的天之嬌女到底意欲何為?
    在寧國公府她到底扮演著什麼角色,是獨善其身,置身事外呢,還是和肖老夫人狼狽為奸、蛇鼠一窩。
    薛青衣對著蕭蓉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蓉蓉,我還以為你今夜不會過來了呢?”蔣夢瑤看見蕭蓉蓉,直接就拉了蕭蓉蓉的手坐下,道,“你不是在府上親自伺候你祖母,她的身體好些了嗎?我本該早一點就去看望她老人家的,就是最近你們府中事情也挺多的,怕不合時宜,所以準備過了臘八節再去看望老人家,順便也跟你聊聊家常,我們也有一段時間沒有碰面了。”
    “你放心吧,我祖母雖然年事已大,不過身子骨挺硬朗的,再調養些​​日子這傷就能好了。”蕭蓉蓉反握住蔣夢瑤的手,笑道“她老人家如果知道你去看她,定然會很開心的。”

    薛青衣但瞧這兩人說話,看來相熟已久。
    蕭蓉蓉和蔣夢瑤閒聊了幾句,又把目光對準了“薛青衣”柔聲道,“五妹妹,看來你離府後過得還不錯,氣色倒是比在家裡的時候還要好上幾分。你那日離府後,姐姐擔心了好久,看你現在的樣子,姐姐也可以稍稍放下心了。”

    蕭蓉蓉斷了斷,嘆了口氣,幽幽說道,“五妹妹不要怪姐姐才好,當時那種情況,祖母又在氣頭上,我也不好勸說什麼,要不是李姨娘的孩子沒了,祖母和二伯也不會如此生氣了。你們也不至於離開寧國公府了。”
    面對蕭蓉蓉的無奈和嘆息,薛青衣冷冷一笑,蕭蓉蓉表面對她關心的樣子,這字裡行間的意思卻是沒那麼簡單。
    果然像是肖老夫人養出來的,心思深沉不說,出手也夠狠辣,她是想在如此盛大的節日道出她害了李姨娘,從而被趕出寧國公府,讓她為世人所不容吧。
    “怎麼,難道蕭玉不是因為父母和離被肖老夫人趕出府中的,而是她害了人不成?”蔣夢瑤陡然間拔高了音量。
    本來剛才薛青衣和蔣夢瑤起了爭執,周圍那些小娘子們已經心生疑惑,時不時地把目光向這邊投過來,陡然間蔣夢瑤如此大聲,那些愛八卦的小娘子更是直直地豎起了耳朵,有幾個還索性直接掉轉身往這邊望了過來。
    在場的小娘子哪一個會不知道蕭玉的名聲,這一會看著薛青衣的表情既有鄙視又有嘲弄,更多的則是興災樂禍,對於她們來說“蕭玉”出醜只是多了一個她們茶餘飯後的笑料罷了,而不知道她們嘲笑的背後會給當事人帶來多大的傷害,不過這些她們也不會在乎。
    只要不關係到自個,誰會在意誰會被誰嘲笑。
    薛青衣望著一雙雙興味的眼神,笑了。
    如果她們以為她會被嚇得瑟瑟發抖,那麼她們注定是要失望了。
    “二姐姐,我是被趕出國公府的,還是主動要求離開國公府的,二姐姐再清楚不過了。既然蔣家娘子對咱們府上的事情興趣如此之大,二姐姐不妨直接告訴她。到底我是被趕出去的,還是自己主動要求離開國公府的。”
    薛青衣直接也把目光對準了蕭蓉蓉,眼睛裡閃著一絲玩味。既然是她挑的頭,當然也應該由她來堵了眾人的嘴。
    “不過二姐姐,你看看這院子,哪一個小娘子不是出身高貴的,在這麼多閨秀雲集的場合,談論寧國公府的家事,二姐姐是不是不太好呢?”
    “妹妹說笑了,這大好的場合談這些幹嘛呢。”蕭蓉蓉指著桌子上的炒栗子,笑道,“咦,你們買了炒栗子,我正好也買了一些過來呢。大家一起吃吧。”說著,轉身對身後的小奴婢呶了呶嘴。(未完待續。)

一樓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