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北侯府六姑娘豆蔻年華,如珠如玉
帝寵加身,得封湘怡縣主
寵冠上京。
待得美人及笄時,
傳聞中深深寵愛她的皇帝陛下千挑萬選,十分欣慰地將她賜婚予淩陽郡王
淩陽郡王俊美無儔,高貴威儀,然不幸此郡王最厭女子,美人尤甚
顧明珠:...... 陛下我們多大仇?!
淩陽郡王:叩謝聖恩!

飛翼小說貴女明珠第215章

作者:飛翼|發佈時間:2016-08-09 10:50|點擊:

    南陽侯心裡好奇,手上也沒閒著,把給靖北侯打得滿地打滾兒。
    他本是武將,靖北侯養尊處優哪裡能扛得住他的拳頭,已經滿臉是血地求救了。
    不過顧遠一臉盛怒的樣子,也叫人不敢勸架。
    這年頭兒好人做不得,想當初吏部尚書老大人勸阻了一下想殺兒子的寧王殿下,差點兒一世清名不保哇。
    不說南陽侯無力超強,去勸架沒準兒是一起被揍,就靖北侯那狗屎一樣的名聲,也不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不是?
    因此,看熱鬧的很多,真正出聲的是真沒有。
    顧遠又在大聲嚷嚷,待大家都知道靖北侯貪戀美色混跡青樓,連老娘都顧不得了,頓時露出幾分鄙夷。
    都說靖北侯府老太太是個偏心眼兒,把個可憐的次子給逼得走投無路不得不分家出來,那是相當偏心長子靖北侯,恨不能愛到極點。
    可就是這樣疼愛了一把,靖北侯竟然沒有半點良心,親娘病重都不去看望,就叫人很看不上了。再見靖北侯那一張精盡人亡的臉,顯然南陽侯並沒有說什麼假話,就有人低聲非議起來,另有兩個御史滿臉興奮地從圍觀人群之中鑽了出來,目光炯炯。
    靖北侯不孝無德,還敢來青樓消遣,也足夠彈劾一把的了。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如今御史們彈劾人也挑對象來的。
    為了體現御史不畏強權的風骨,又有太子被差點兒拉下馬的前例在,因此御史們格外喜歡在皇子們的身上使勁兒。
    這幹掉了太子與英王,就滿目四望不知該彈劾誰的御史們,見了靖北侯,眼睛都亮了。
    這可是恪王的親“舅舅”啊!
    默默地想著如何將此事跟恪王聯繫一下,再在朝中再下一城,御史們眼睛放光。
    顧遠揍了一把靖北侯眼下也累了,見大家也都看見了,頓時憤憤踹了靖北侯兩腳,見他哀叫連連再也沒有了放在摟著花魁嬉笑的快活,只噁心得不行,用力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彷彿是要將在青樓沾染的香粉與浪蕩之氣全都拍掉,指著靖北侯厲聲道,“王八蛋!顧家的臉都叫你給丟盡了!母親還與我說要體諒你,你就是這樣回報的?!日後別叫我再看見你!”
    “再敢不回​​府去,你給我試試!”他表達了一下自己與靖北侯這算是掰了,這才拂袖而去。
    他雖然不過是尋一個理由,不過老太太顯然很想念靖北侯,他將靖北侯抽回了侯府,老太太也得償所願,該開心了不是?
    南陽侯為自己的一箭雙雕得意洋洋,走路都飛快起來,轉眼就不見了。
    靖北侯天降橫禍,衣裳外衫都歪歪斜斜全是花魁的胭脂,狼狽地趴在眾目睽睽的街道吐血。
    他渾身的骨頭彷彿都叫顧遠打碎了,悲從中來本要痛哭一場,不過再看看圍觀群眾那鄙夷的眼神,哀叫著忍住了皮肉之苦,再看看自己身上叫顧遠打出來的血跡,眼珠兒一轉便掩面哭道,“家門不幸!出此狂徒,本侯爺只怕命不久矣!”他叫了一聲,顫巍巍叫人扶著爬起來,卻有些失望。
    圍觀群眾都在看他的熱鬧,卻沒有一個仗義執言的,似乎覺得顧遠打他打對了。
    靖北侯臉兒一抽,疼得直翻白眼兒,又知自己狼狽,​​想了想,踉踉蹌蹌地往恪王府的方向而去。
    他今日出來逍遙,就是知道了一件十分高興的好事兒,因此想要跟花魁們玩耍順便討一些好主意。
    雖然靖北侯有幾個不孝敗家的嫡女,不過庶女卻很出息,這一回竟自己籌謀,不知怎麼就混進了選秀的名單,只怕日後是要有一個大好前程的。榮貴妃失寵,只怕是不能翻身,且還是個妹妹,哪裡有女兒貼心呢?靖北侯想到若庶女成了皇帝后宮的妃嬪,那日後自己就越發風光,一顆心滿是火熱。
    恐庶女不知道如何討好男子,因此雖然靖北侯只能看不能吃憋得要死,可是為了庶女,還是可以做一點犧牲的。
    他正與花魁們詢問,如何叫男子的心掛在女子的身上,什麼都捨得。
    這些學問問靖北侯夫人之類的貴婦人沒用,有用還能只當個擺設?只有狐狸精們才最有經驗呢。
    靖北侯覺得自己充滿了父愛。
    可是沒有想到,明明打算得很好,眼看幾個花魁叫自己大把的銀子給迷住了眼就要透露一點兒,靖北侯就叫顧遠給當街打得差點兒去見了祖宗。
    他是真的恨顧遠恨得牙根兒癢癢,因此也不回有靖北侯夫人這個潑婦的侯府,一路到了恪王府。恪王府並不是新建,不過是從前一位無子斷嗣的老宗室留下的府宅。雖然皇帝已經命人精心返修,依舊金碧輝煌,可是舊宅子與新宅子到底是不一樣的。
    遠遠看著,就帶著幾分暮氣與淒涼,
    恪王府中的下人也少,不過都認識靖北侯,見他一臉血地來了,都唬了一跳。
    “侯爺!”一個小廝就賠笑將捂著臉哀叫的靖北侯緩緩引到恪王府的正房去,這才去禀告恪王。
    靖北侯見恪王府冷清,似乎轉著腦袋看了看,又往門外張望。
    不大一會兒,就見恪王冷著一張精緻的小臉兒進門,見了靖北侯,也露不出什麼笑容。
    “王爺給我做主啊!”靖北侯見恪王有些冷淡,心裡一緊就撲了過去,指著自己滿是鮮血的臉就哭著告狀道,“您瞧瞧顧二,還有沒有把我這個兄長放在眼裡?!”
    這說打就打,兄弟情分是真的不要了!他見恪王將自己撫開了手走到上手坐下,亦步亦趨地說道,“滿京城誰不知道我是王爺的舅舅?!他竟然敢這樣折辱我,那就是不給王爺面子,是打您的臉呢!”
    恪王自然知道顧遠對自己敬而遠之的,再看靖北侯諂媚的臉,抿了抿嘴角,飛快地露出幾分厭惡。
    “都是一家人,打了也就打了罷。”他心裡也有憤怒之事,因此見了靖北侯這般在自己面前作態,便冷淡地說道。
    這說得還叫人話麼,不過靖北侯目前之時恪王他“舅舅”,還沒成為皇帝他便宜岳父,只好敢怒不敢言。
    他有些失落,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跡不說話了。
    恪王卻不肯放過他,只瞇著眼睛看著他許久,突然尖銳地一笑。
    “本王聽說,表妹要去選秀?真是好大的心!”榮貴妃對那顧家庶女是多用心?親閨女也就是那麼個意思了,可是恪王斷然想不到那個丫頭竟然敢背叛榮貴妃,還冠冕堂皇地說動了榮貴妃叫她去選秀。
    什麼為榮貴妃看著那些秀女,榮貴妃傻什麼都相信,可是恪王卻一眼就看出了那庶女的算計。他心中憤怒得恨不能將這個丫頭千刀萬剮,可是卻不能在榮貴妃的面前揭破。
    若揭破,榮貴妃刺激就大了,想必得傷心死。
    恪王怎麼捨得叫榮貴妃傷心呢?
    不過他不會揭穿那丫頭,卻並沒有想過叫她好過,此時恪王瞇著眼,看暗藏喜色的靖北侯,掩住了面上異樣的表情。
    “也是為貴妃娘娘分憂。”靖北侯滿臉堆笑,抬手往宮中的方向拱了拱。
    “分憂?”恪王哼了一聲,傲然地揚起了自己精緻的臉,一臉意氣用事地皺眉道,“從前,表妹還說要嫁給我呢!”
    靖北侯見恪王憤恨,終於知道恪王為什麼方才對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了。
    他閨女竟然已經迷住了恪王的心,也是很難得。
    不過比起恪王,還是皇帝更叫人喜歡些,靖北侯便賠笑道,“王爺喜歡她,是她的福氣,只是有好的……”他抽搐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兒強笑道,“不得先緊著陛下不是?”他一臉忠肝義膽,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大大的忠臣。只是這做派太叫人噁心了,恪王冷笑了一聲,眉目越發惱怒,直言不諱地問道,“表妹的心裡,父皇比本王顯赫得多,是不是?”
    這還用問麼,靖北侯顧不得臉疼,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來。
    “到底從小兒一起長大的,既然表妹有這個心,本王就幫她一把。一則為了本王多年的心意,一則……”恪王目光流轉一瞬,沉沉地看著驚喜的靖北侯。
    “一則……”他輕聲說道,“就當是為了舅舅罷。”
    “為了我?”靖北侯頓時有點兒不明白了。
    “日後舅舅就什麼都明白了。”恪王一頓,便露出幾分驕縱來抱怨地說道,“只是再如何,舅舅太叫本王傷心,快快出去,本王見不得你!”他不耐地揮手,叫靖北侯快滾。
    不過這顯然只是在撒嬌,畢竟恪王從小兒就嬌氣,這如今還叫靖北侯庶女給辜負了一下,有脾氣才是親近。
    靖北侯得他鬆口,知他會在選秀之時助自己閨女一臂之力,頓時就放心了,又急著給自己看大夫,不由賠笑從恪王府中離開。
    只是來的時候狼狽不堪,這走得時候,就十分洋洋得意了。
    因此,當明珠知道靖北侯挨了打竟敢往恪王府中去了,還不知說了什麼容光煥發,便厭倦地與齊涼哼了一聲。
    “又是一個自己找死的!”
    恪王那心機不是蓋的,才往死裡踩了英王,轉臉兒,靖北侯自己湊過去送死。
    只怕這一回,務必要死無全屍啊。
    湘怡縣主就很期待了。

飛翼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