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辰覺得自己這名字取得好,註定是要征服星辰大海的,所以她進了宮,成了一個五品的昭儀。 原以為就此啟動開掛模式,誰知道第一次侍寢就把她打趴下了……
算了,還是在宮裏安安分分的過小日子吧,星辰大海,留給別人去征服好了。

花日緋小說帝台嬌寵121|0006

作者:花日緋|發佈時間:2016-08-09 10:51|點擊:

    防盜章5
    接上一章防盜,《宮女守則》第七章到第九章,還有個尾聲,我微博放出來。
    第七章
    身為一個宮女,我只能幫他們到這裡了。
    只見太后一拍鳳椅,指著我厲色說道:“蕭芳芳,你禍亂后宮,勾引皇上,你可知罪?”

    我看著正在摸鼻頭的慕容夜,看樣子他是不想站出來承認了,吞下一個悶虧,我認道:“奴婢知罪。”

    太后深吸一口氣,又道:“當年你執掌后宮,卻以皇后之尊為刺客鋪路,差點損傷聖體,你可知罪?”

    “……”
    這個這個這個,'勾引,禍亂,媚主'之類的罪名可以亂認,但損傷聖體,可就不能瞎認了,要掉腦袋的。
    雖然我的背後有那樣一個龐大的蕭氏家族;雖然我的身份是一個被廢了的前皇后,但這個罪名也是不能瞎認的。
    “奴婢冤枉啊,太后。”我咽了下口水,為自己辯駁:“奴婢怎知那樣美豔的蝶兒姑娘會是刺客呢?她長袖善舞,奴婢以為是進獻皇上的最佳人選,也是前些日子受了太后在小黑屋裡,三天兩夜的教誨,奴婢才下定決心,要勸皇上雨露均霑的嘛。”
    “……”
    太后被我的話噎了一下,從她和慕容夜的表情中我看出來了,她之前用太后的帽子把我壓在小黑屋里三天兩日的事情,慕容夜不知道。
    “母后,你曾將蕭氏關在小黑屋里三天兩夜?”
    我聽慕容夜那般問,趕緊掙開了小太監的按押,跪爬上前解釋道:
    “皇上,您別怪太后娘娘了。她也是為了皇嗣著想,奴婢的肚子不爭氣,都四五個年頭了,還是沒有動靜,太后這是急您所急,省的您獨個兒溜出宮外逛那煙柳之地不是?”
    關鍵是,你逛就逛吧,還光看不吃,撒了大把金錢,就為了跟人家談詩論畫……他是不知道,當我做巡城的表哥將我帶去那座青樓抓奸的時候,我都不好意思說他!
    “……”
    慕容夜也被我的話噎住了,目光閃躲,訕訕的摸了摸鼻頭。
    太后見他如此,不禁轉移話題:
    “那芸嬪之事呢?若不是你暗地賜藥,芸嬪腹中龍子又豈會無端掉胎?”
    皇后聽太后提起這事,頓時來了精神:

    “對對對,還有這件事,狗奴才你倒是解釋啊。”
    我說過,這位皇后,是太后的嫡親侄女,我三個月前被拉下馬之後,太后在第二日,便迫不及待把她這做了好幾年九品召容的侄女提拔了上來,因為身份跨度太大,讓她一時間接受不了,就好像原本貧瘠之家的人,忽然得到了一份天大的意外之財,一夜之間,爆發了。
    既然他們提起這事兒,我還真無話可說了。
    原本知道那芸嬪懷孕,我還挺傷心的,但想著既成事實,我傷心也沒用,便讓御膳房給她送去了一碗血燕,以表我母儀天下的大度。
    可誰知道,就是那碗血燕,斷送了芸嬪和她孩子的命,也斷送了我的前程。
    謀害龍裔,害死妃嬪這個罪名,足以將我碎屍萬段,於是乎……我就到了敬事房了。
    第八章
    “哼,怎麼樣?這下你沒話說了吧?”
    皇后娘娘得意洋洋的看著我,兩條手臂僵硬的垂在身側,我知道,她那是被首飾壓得抬不起來了。
    “來人吶。”鳳儀威嚴,一呼百應:“將她拖下去,杖責……一萬!”
    “……”
    我已經不想再發表什麼了。
    就在這'萬'鈞一發之際,慕容夜終於站了出來:“且慢!”
    太后與皇后雙雙看著他,只見他從椅子上站起,走到我的身邊,伸手抬起了我的下顎,問道:
    “朕讓你去敬事房,你可曾做事?”
    這麼個不找邊際的問題,讓我怎麼回答呢?支支吾吾,躊躇片刻後,才答道:“做,做了。奴婢每日都掃地,刷牆,洗馬桶……”
    “……”慕容夜滿頭黑線,扶額道:“那你可曾看過敬事房的記錄檔案?”
    我回想那東西,瞬間紅了臉,埋下腦袋搖頭道:“沒有,那都是李公公看的。”
    慕容夜嘆了口氣,像是強忍著要抽我的衝動般,隱忍的說了句:
    “讓李扎過來。”
    李扎便是李公公的閨名。
    不消片刻,李公公便圓潤的滾了進來,慕容夜又將先前問我的問題問了一遍,只聽李公公猶豫著答道:
    “呃,奴才把檔案都交給蕭……芳芳宮女掌管了。”
    慕容夜厲眼掃來,我當即狡辯:“呃,他只是然我掌管,沒讓我看!”
    “……你!”

    慕容夜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然後又看到坐在位置上的太后和皇后翹首以盼,決定忍我一時,對李公公揮手道:
    “算了,李扎你來說吧。”
    李公公到底是深宮勞模,將慕容夜前言不搭後語的問題回想一遍後,便找到了最佳答案,奏禀道:
    “啟禀皇上,從敬事房的記錄看來,皇上登基五年間,每夜都是宿在蕭……前皇后蕭氏宮中,只有六個月前的一晚,醉酒召幸了芸嬪娘娘,然後三月之後,芸嬪娘娘懷孕了。”
    皇后聽到這裡,不免插嘴道:“沒錯,芸嬪懷孕之後,就是她這個狗奴才,送去了一晚血燕!”
    李公公處亂不驚,對皇后叩首道:
    “娘娘息怒,老奴的話還未說完。”看了看我和慕容夜,他又道:“可是,敬事房的記錄中,皇上召芸嬪侍寢的那一夜,正巧是芸嬪娘娘來月信的第二日,根本無法侍寢不說,即便侍寢,也是不能懷上的。”
    “……”

    我目瞪口呆,聽著李公公振聾發聵的聲音,只覺得頭腦亂成了一團,我早前還在為芸嬪和她的孩子內疚,怎麼現在聽起來,好像事情並不是那麼回事啊。
    慕容夜對李公公的回答很是滿意,別有用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轉身對太后道:

    “母后,您可聽見了。朕當日召幸芸嬪,根本沒有與她行事,更何況,即便行事,在她月信第二日,也不可能讓她懷孕。”
    太后面如死灰,強自鎮定道:
    “可,可,可芸嬪死無對證,怎好聽這老奴的一面之詞便下定論?”
    第九章
    事情的發展已經越趨於白熱化了。我豎起耳朵,打起了十二萬分精神。
    慕容夜冷哼一聲:
    “哼,芸嬪與她腹中孩兒之死,母后怎會不知?您若不知,有怎會在芳芳送去血燕的前一刻,給芸嬪送去了賜死的藥?”
    太后沒想到自己做的事情,皇帝竟然一清二楚,大驚失色,皇后雖然腦子搭橋,但也看出來此刻形勢的變化,蔫兒在椅子上不敢說話了。
    對於芸嬪一事,她從頭到尾也是知道一點的​​。太后發現了芸嬪私通侍衛,不想毀了天家顏面,便想偷偷賜死於她,但賜死一個懷了孕的妃嬪,沒有一個正當理由可怎麼行呢?
    於是,她便想到了這條一石二鳥之計。既神不知鬼不覺的處理了芸嬪,又將一直在她們姑侄倆頭頂上作威作福的蕭氏拉下了皇后寶座。
    事情真相大白之後,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慕容夜要把我貶去敬事房,為的就是讓我親自找出真相啊,奈何,我辜負了他的厚望。
    一心只想把宮女這個職業做好。
    慕容夜快速走在御花園中,一邊疾走,一邊憤慨的對身後一溜小跑跟著的我兇道:
    “蕭芳芳,朕有的時候真懷疑,你對我到底是不是愛。”
    我腿沒他長,但也知道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不能掉隊,邊走邊發誓道:
    “皇上,奴婢對你的心,日月可表啊。”

    慕容夜咻的停下腳步,我一鼻子撞上了他背脊,猛然轉身,對我大吼道:“日月可表?可表什麼?可表就是硬塞個會跳舞的女人給我?還是個刺客!”
    我被他噴的後退:
    “我只是想讓她跳舞給你看,娛樂娛樂,省的你去宮外娛樂。”
    慕容夜步步逼近:“娛樂娛樂,你要朕怎麼跟她娛樂?”
    我慚愧的低下頭,小聲囁嚅:“呃……是太后硬要你娛樂的,又不是我。在小黑屋裡,她差點就嚴刑逼供了……我硬是熬了三天兩夜才妥協的。”
    “……”慕容夜蹙眉看著我,有些心疼,我又繼續道:
    “況且,不正是因為我把那女人塞給你,才讓她有機會行刺你,然後,你才有機會抓住她,問出了敵*情,打了勝仗不是嗎?”
    “……”慕容夜有些氣絕,深呼吸讓自己冷靜,又道:“好,那件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那你進了敬事房呢?你又做了些什麼?”

    我不懂他想問什麼,沒有說話,只聽他又憤憤道:“每日每日都給我送牌子,讓我召幸其他女人,還給我推薦!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我立刻搖頭否定:
    “每日送牌子讓你召幸妃子,是我的職責啊!至於推薦……我知道你的口味,把你可能會喜歡的都留著呢,推薦的都是你不喜歡的。”
    見慕容夜面上有些質疑,我趕忙如數家珍的道:“就好像,病弱的閨閣千金,狂野奔放的胡姬,還有豐、滿的張娘娘……這些都是你不喜歡的!”
    “……”慕容夜重重呼出一口氣,一根手指指著我,也許是覺得如果再說話,一定會被我氣死。

    嘆著氣來到荷風亭,他站在原位,看著滿目綠意,嘆息

花日緋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