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牽異世,上有軟弱爹娘,下有嗷嗷待哺小弟。
  極品親戚,時時刻刻打秋風。
  看她如何做盡惡女,痛打欺人者,手持異能,帶領家人奔小康。
  身為高官雙生嫡女,卻去姐留妹,慘遭遺棄。且看她如何從農家一步步華麗歸來。
  呼風喚雨知天象,京中貴人便自來。

團子123小說重生之悍女青葉第九百五十五章 大國師溜孩子

作者:團子123|發佈時間:2016-08-09 10:48|點擊:

    大國師掃一眼懷裡望著桌子上的東西便挪不開眼的傢伙。那迷瞪瞪就差沒流口水的孩子,頓時暗笑不已。
    莫青葉福緣深厚,便是她親生的女兒也不差她分毫。在外總是能讓人對她心生喜愛,便是她長得又白淨可愛,以後不知有多少人覬覦。
    他這腦子一懵。甩開那莫名的煩悶。只是覺得自己突然情緒有些低落。倒也沒多想。
    他本就率性之人,喜怒皆是歷練,況且他覺得如今還真沒有什麼能動他心緒之事。
    帶他慢悠悠一手抱著孩子,一邊如往常那般淡然進門時,幾個婆子眼皮子跳了跳。大國師平日里一身清冷渾然天成,眼中又不染俗事,行走時自有一派威壓和風骨。如今人還是那個人,臉還是那張臉,連走路的氣勢都還是隱含著以前的霸道和清冷。可特麼單手抱著個孩子,這就有些辣眼睛了。
    但大國師不知道啊,便是知道也不以為然。
    因為,他懷裡的小湯圓著急了。看著那吃的,遲遲抓不到嘴裡。咿咿呀呀便皺著小眉毛,要吃。
    大國師看得有趣,有心想要逗弄她,見她可憐兮兮水汪汪的眸子,又總是狠不下心。比起曾經心淡如水,便是全天下死了他都懶得抬眸的樣子,倒是多了幾分煙火氣息。
    大國師遣散了幾個精神亢奮的婆子,這才把湯圓抱在自己腿上坐著,一手攬著腰。還寶貝似的拿出了南雲嬤嬤送來的飯兜,給她圍上。一系列木質的精緻碗筷,和湯勺。湯圓一有吃的便極其安靜,圓乎乎的小臉像小松鼠似的,啃著幾塊清湯又不失美味的排骨。全身上下都泛著一陣滿足的氣息。
    也不知這丫頭像了誰,無肉不歡。頓頓離不開肉。好在莫青葉小時便替她疏通筋骨,她體質本就異於常人。倒也不怕吃壞了。
    此時她左手拿著一根排骨,右手拿著勺子舀了湯喝,臉頰像小松鼠啃松子似的,一動一動。大國師都有了幾分食慾。竟是就著她的習慣,也喝了不少米粥和吃食。
    “吃菜。”大國師見她那手跟長了眼睛似的,每次都繞過了所有的純綠色蔬菜,便沒忍住給她夾了一箸。在她滿是肉的小碗裡,格外的刺眼。
    湯圓吃著肉的小手頓時一滯,弱弱的看了他一眼,一邊怕怕的看著他,一邊毫不手軟的繼續啃肉。堅定的在純肉食這條道路上策馬狂奔。
    直到一碗都見了底,她這兩顆青菜還在碗裡孤零零的躺著。
    湯圓極其聰明,她很能感覺到旁人的喜怒。此時見大國師抱著她一言不語,雖然面上看不出分毫喜怒,但她就是覺得他生氣了。比之對爹娘的感官還要快了幾分。
    哎,悠悠的嘆了口氣我的老婆亞瑟王。似乎有些悲傷。
    這才滿臉悲壯的拿起了那長長的兩顆青菜,臉都皺成包子了。一咕嚕的咬了好大一口,臉都快綠了。
    磨磨蹭蹭吃到最後半顆,實在吃不下去了。這孩子竟是腦子裡靈光一閃,眼巴巴的看著大國師,顫顫巍巍的把半顆菜遞了過去。“你吃。”脆脆的一聲,看得大國師失笑不已。
    但也知道今日差不多了,這才就這她的手吃了那顆菜。吃完才發現,突然覺得塵世的生活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堪。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有一番美意。
    大國師也不知是不是抱孩子上了癮,吃完就抱著孩子準備出門。不過好歹記得嬤嬤寫的那洋洋灑灑幾張大紙,又是花了半個時辰給她換衣裳洗漱,這才差不多忙完。
    饒是他帶孩子確實吃力,卻也沒想過請府裡的婆子幫忙。甚至早上那幾個婆子渴望的目光,他都一一擋了回去。
    廢話,這湯圓可是他溜達了小半月,拉下臉皮強帶出來的。
    大國師謹遵著那張信紙上的話,幾時起床,幾時用膳,幾時出門,幾時加餐,簡直詳細的可以做嬰幼兒百科。
    最為奇特的是,大國師他居然按著那信中完完全全照做了。便是國公府的人,只怕都沒想過大國師會親力親為。要知道那時嬤嬤寫這麼多,完全想的是這孩子定是被大國師抱回去,給嬤嬤幫忙照看的。那般謫仙似的人,哪裡會養孩子。
    但即便如此,咱們的大國師,還是抱著孩子出去轉悠了。只不過他也出去周遊過半年,好歹有了些人情世故。
    換了那身常年不變的白袍,其實還有個隱情便是,這猴孩子太能禍害衣裳了。白的最顯眼,換身黑的好歹更能造。
    大國師換了衣裳,又把那頭白髮一個掐訣,在眾人眼裡變成了及冠少年郎。頭髮,純黑的!
    那一身的氣息斂了又斂,雖然還是極其顯眼,但好歹不是那般攝人心魂。大國師這才開始出門溜孩子了。
    不過他也不知道這溜孩子該往哪裡去,平日里嬤嬤都是抱到那些婦人帶孩子的地方玩耍,順便交流交流養各家公子小姐的心得。順便偷師。
    但國師是有氣運之人,他去哪兒沒個目的地。便也在繁華的街上抱著孩子東看看西看看。懷裡的湯圓本就生得玲瓏可愛,睜著眸子,在清冷的少年哥兒懷裡簡直可愛極了。平日里極少有男子抱孩子,這一看卻是和諧的很。
    單看那一身貴氣,有些人嫉妒的想要吐槽幾聲小家子氣,都被堵在了喉嚨口。在這京里,誰沒點眼力勁兒。
    那一身隱含的,掩也掩不掉的氣勢。便是瞎子估計都看得出來。一時間,眾人都覺哪家孩子那麼寵,卻沒人敢上去找茬。
    大國師從前享受慣了別人的嫉妒敬畏再到最後的臣服,別人對他的態度,他從來就不在意。便是每任皇帝都在他面前跪下過,他也沒驚起半點波瀾。
    此時見不少人羨慕嫉妒的看著他,以及他懷裡粉雕玉琢般的孩子。大國師油然生出幾分驕傲感。走在大街上,更是昂首挺胸,氣勢非凡。
    倒是不少閣樓上的公子哥兒們皺著眉,嘴裡嘀嘀咕咕道“怎麼這麼眼熟呢,怎麼這麼眼熟呢!!京中有這般非凡的人物,我竟未曾見過。”不少人面露驚奇。誰家有個厲害的兒子都是滿城皆知,方才那人僅憑氣勢便碾壓所有人,茫茫人海中便是一眼就能看到他。這等人物,怎麼就只覺得眼熟,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呢!
    怪哉怪哉!(未完待續。)

團子123說:

請給我一個贊: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