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
如果一個穿越女不幸托生在姨娘肚子裏怎麽辦?
答:
1:抱緊嫡母大腿。
2:吃的好、長的好、學的好、玩的好,讓人不計其“庶”!

瀟湘碧影小說不計其庶第252章 喵喵喵

作者:瀟湘碧影|發佈時間:2016-08-09 10:50|點擊:

    本來就不是定國公家的主場,在座的幾乎都與葉家交好。便是有人覺得葉家刻薄,也不會當面說出來救場。定國公夫人順了半日的氣,才勉強坐穩了。在一旁看著眾人說笑。
    拜年多是小輩出門,長輩在家裡看家。陳氏與楊安琴相攜出門,只剩老太太和越氏在家招待。不然就楊安琴那張嘴,不定怎麼損人。偏鎮國公夫人來了,越氏先恭喜:“得了個好女婿兒。”
    楊怡和定了靖國公燕家,其女為皇后,加封承恩公。楊怡和嫁的是嫡次孫,卻是很有可能襲公爵的。鎮國公跟文臣亦不大熟,不過也比較低調,不招人眼。挨著定國公夫人坐了,沒有多話。定國公夫人鬆了口氣,當日鎮國公夫人有意結親,被她婉拒,只怕她記仇。再被同是勳貴的人家奚落,​​她就真坐不下去了。她想的很明白,多跑兩趟看庭芳,時間長了就有人會轉風向。畢竟是母親,都做小伏低到那份上了,庭芳再繃著,就該庭芳兩口子吃閒話了。雖然那閒話並沒有什麼卵用。
    過了年,各處開張,包括去邊疆的信件也可以發了。庭芳送夫婿的東西,從來與眾不同。旁人都是做針線啦點心啦,她是出教材。正兒八經的微積分入門,順手抓了房知德的壯丁,替她謄抄一份預備給福王。時間緊,內容比較少,不過來日方長,寫多了徐景昌未必看的完。
    拿到教材的福王兩眼一抹黑,帶著劉達就跑到葉家請教。陳氏原先覺得福王挺好,對人沒架子。哪知發起脾氣來,對女孩兒也能下那麼狠的手,頓時敬而遠之。庭瑤只得解釋:“從來伴君如伴虎,殿下已經夠好的了,畢竟是娘娘教出來的孩子。”看聖上那老瘋子就知道了,太子夠好的吧?太子妃夠有範兒的吧?為了添堵,抬著平郡王鬥。像平郡王那樣的跳梁小丑,她就不信聖上真個就寄予厚望了。就為了添堵,鬧的烏煙瘴氣。比較起來,能發完脾氣還能承庭芳情的福王,能實實在在給利益的福王,比他親爹強百倍不止。
    福王其實還是有點彆扭,再怎麼說翻篇,他抽過庭芳。由此及彼,他到現在見都不願意見嚴春文,不信庭芳就真的毫無芥蒂。哪知見了面,庭芳還和往常一樣,調侃道:“殿下不看前頭的內容,這本是看不懂的。”
    福王稍微有些愣神,還真不記仇兒?要是庭芳知道福王的心態,一準兒暗戳戳的呵呵他一臉。誰閒的沒事跟不能換的老闆記仇,純添堵。何況本就對福王沒什麼感情,她只是最佳員工而已。客戶是上帝啊親,被客戶指著鼻子罵垃圾什麼的,早習慣了。然而庭芳不知道,她還笑的甜甜的:“中間有好些公式,殿下不曾看見過。我回頭寫了,再使人送去王府。”
    福王點頭:“今兒是沒法子解說了。”
    庭芳無奈的道:“去年我在大同,給師兄上的課超前了。”
    福王表示理解,就是在京里,庭芳也教徐景昌比較多。岔開話題道:“你丫頭呢?”
    庭芳笑道:“衙門才開了印,正辦放良的手續。本來是預備過幾日請一台小戲酒,叫平兒同我娘磕個頭,認作乾娘。偏被舅母搶了去,原是要叫劉大叔做姐夫的,硬變成表姐夫。倒省了我好些添妝錢。”
    福王心道:此事辦的漂亮,手法竟有些母后的範兒。劉達是他的親兵,娶妻好看當然是他臉上有光,嚴春文固然有吃醋的成分,卻是只想得到做妾,豈不是與平兒委屈?平兒吹吹枕邊風,劉達就能對嚴春文有意見了。而庭芳則是抬高平兒的身份,你好我好大家好。有了這一遭兒,平兒終生都不能背叛對她有再造之恩的庭芳,否則就會被千夫所指。她不蠢的話,就得不停的說庭芳的好話。便是劉達不認識庭芳,長此以往,也得對庭芳另眼相待。劉達日日跟著他,又豈有不說好話之理?倘或庭芳再犯錯,劉達一直求,他又真好意思罰了?
    福王頭一回覺得她家母后也有看不准的事兒。曾經皇后說庭芳不適合做王妃,從她最近的表現來看,哪裡就不適合了。可見太子妃喜歡她,還未必全是做戲。聰明的女孩兒,不管秉性如何,日常事務的處理總是差不離的。
    說曹操曹操就到,楊安琴老遠的就喊:“女婿兒,上門也不提二斤糕來,找抽呢!”

    福王噴笑:“你性子不隨你娘,隨舅母!”
    劉達顛顛儿的跑到楊安琴跟前,不住作揖:“岳母好,小婿見過岳母,今日來的匆忙,明兒一準稱四斤糕過來。”
    楊安琴叉腰道:“聘禮呢?”
    劉達忙道:“在預備了,馬上,馬上……”
    楊安琴上下打量著劉達,身形魁梧,長相一般,打趣了幾句,見劉達不擺官架子,也不著惱,脾氣看著不錯。湊活吧,畢竟只是個便宜女婿。
    楊安琴拉著劉達問長問短,福王笑道:“這輩分亂的,改明兒你管劉達不能叫劉師父了。”

    庭芳道:“師父也好,姐夫也罷,橫豎比我大。”說著朝屋裡喊,“是吧,表姐!”

    躲在里屋的平兒:“……”
    水仙磕著瓜子笑道:“你是個爭氣的,給姑娘長臉。”上回嫁丫頭,簡直了!平兒雖有些羞澀,行動卻是大氣。水仙服她,“你比我強。”
    平兒正色道:“水仙妹妹仔細跟姑娘學著,將來有你的好日子。別姑娘替你操勞了,你自己卻抓不住。日子還得自己過。”她算看出來了,跟過她們家姑娘的,有一個算一個,必能撈個前程的。
    水仙點頭:“表姑娘說的極是。”
    平兒:“……”
    水仙撫掌笑道:“可再不能叫我妹妹啦,認了親,就不能落舅太太的臉。你原就是小姐,不過撿起來,怕甚?”
    平兒想起父母在世的日子,恍如隔世。她打小兒也是丫頭婆子捧大的,才做丫頭的時候,傲骨猶存,不知在王府吃了多少苦,才徹底死了心,不敢再想過去。哪知如今猛的一翻身,竟比過去還體面了。
    “'一汀巫峽月,兩岸子規天',咱們家姓巫,你又生在月夜,便叫你巫峽月。姐兒覺得好聽不好聽?”父親抱著年幼的她,在中秋時節,指著天上一輪明月,述說著她名字的來歷,“以詩為名的女孩兒,人家聽到你的名字,便高看三分。我們家的姐兒,將來要嫁大官,穿著鳳冠霞帔給爹磕頭。”
    “我竟真能穿著鳳冠霞帔……”平兒回憶起父親的音容,喃喃自語,“正五品,便是您也不敢想吧。”平兒眼圈一紅,爹爹,我嫁了人,就去給你磕頭……

    三書六禮,可以走的很慢,比如庭芳,沒有三四年功夫,且到不了洞房花燭;也可以走的很快,譬如平兒。放良的第二日,除了拜堂,連婚書都在衙門過檔了。第三日楊安琴就借了葉家的花廳,請了一班小戲,再請了親近的人家來吃了一日酒,從此葉府改口叫平兒為表姑娘,陳謙陳恭稱之為姐。幹女兒,不過叫的好聽,平兒還姓她的巫,隻身份不同。
    說是楊安琴的干女兒,嫁妝也不需她置辦。趙總兵對平兒印象頗好,在大同用醫術照顧過不少兵士,又是劉達娶妻,大同的熟人紛紛送來賀禮,名義都是給平兒添妝。看在劉達的份上,庭瑤姐幾個也有賀禮,再加上老太太賞的,陳氏並越氏賞的,平兒的嫁妝眼看著就豐厚起來。待到出嫁那日,竟是湊齊了十二抬,與小官人家的女兒也差不離了。
    劉達無親眷,擺酒在福王府分給他的院子裡。到底是五品官,陳氏楊安琴帶齊了葉家的孩子們,還有湊熱鬧的房知德與小胖子,齊齊去吃酒。到了地頭,把小孩子們都往床上趕,令他們壓床。庭理幾個登時在新房裡鬧做一團,好不熱鬧。
    又有福王府的同僚來吃酒,福王沒來,正照看女兒懷孕的江淑人倒來了。有長史太太主持婚禮,很不用旁人操心。福王沒出現,大夥兒就樂的發瘋。庭芳正拿花生瓜子與姐妹們打仗玩,江淑人拍了拍庭芳的肩,示意有話同她說。
    庭芳深吸一口氣,老闆的岳母還是不能太放肆,乖乖的跟著江淑人,找了個清淨的地界兒坐下說話。江淑人有些尷尬:“上回,多謝姑娘。”
    庭芳道:“不值當什麼,掌院與家祖交好,應該的。”
    江淑人又笑了笑:“還不曾恭喜姑娘。王妃原想備份禮,王爺卻是說已經送了。待來日姑娘出門子時,再添妝。”
    庭芳但笑不語。
    江淑人道:“我們都是渾人,此番來,還請姑娘教導一二。”
    庭芳忙道:“不敢不敢。”
    江淑人苦著臉道:“可憐天下父母心,做娘的,還是想讓王妃和王爺過到一處去。”
    庭芳默默吐槽:嚴掌院你眼瞎!夫妻之事,等閒婆婆都不好插手的,王妃哄不了男人歡心,關她什麼事。重點是江淑人你沒問題嗎?她膝蓋才好呢!得寸進尺了吧?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故作天真的道:“我也不知道夫妻怎麼處呀?我娘還不曾同我說這個。”
    江淑人:“……”
    庭芳拿話堵住了江淑人,藉口還要去鬧洞房,一溜煙的跑了。
    江淑人跺了跺腳,終是無可奈何,悶悶不樂的回去了。

瀟湘碧影說:

請給我一個贊:

手機版 電腦版

您已經讀完了該章節, 向您推荐